无弹窗无广告 在线阅读-九点小说网 快速收藏本站:Ctrl+D

第一百七十五章教训阿紫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阿紫将那杯花雕酒一饮而尽之后,就将杯子翻转过来,示意杯中已无剩酒了。

    人们觉得段誉简直是多疑了,人家好心好意的敬酒,段誉却迟疑不喝,还反问别人是否在酒中下毒,真是疑心太重了吧!

    段誉淡然一下,道:“果然这酒是没问题的,那么我饮之无妨。”

    他哪里不知道阿紫有多种方法可以蒙混过关,自己这杯酒,肯定是剧毒之物。

    不过段誉决定打击一下阿紫,让她别那么自以为是,因此就仰起头,将这杯酒一口喝掉。

    其实跟之前喝的酒,在口感和味道这些方面都没有任何的区别,阿紫下的毒,可谓是无色无味,令人防不胜防。

    倘若喝起来是苦涩或者酸酸的,那就不是高明的下毒手法了。

    当然,阿紫这点水平比起星宿老怪丁春秋以内功使用逍遥三笑散的剧毒,要差得远了。

    段誉喝酒之后,继续吃面,根本没有一点异常现象。

    段誉曾吞噬了万毒之王莽牯朱蛤,自然是百毒不侵,这点小毒酒,就跟喝水一般,当然是没有什么妨碍了。

    阿紫不由得皱眉,她心道:“没理由啊!刚才我分明在这小子的酒杯里放了五毒碎心散,他必死无疑,为何连一点反应都没有?”

    她心里很不服气,也很疑惑,于是就转头笑着呼喊道:“小二快来!”

    店小二依然是那么麻利的就一路小跑的过来,笑道:“客官你有何吩咐?”

    “小二哥你辛苦了。来喝杯酒吧!”阿紫立即倒了一杯酒,很是和气的道,并且双手将酒杯递给店小二。

    店小二平时被人呼来喝去。从没有人这么对他表示尊敬,顿时心里好生感激,也很受用,口里却道:“一点也不辛苦,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他端起酒杯就一口喝下,段誉本来还在吃面,现在见得如此变故。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店小二忽然按着心口在地上打滚,惨叫之声如同杀猪一般。

    段誉不能见死不救,他就闪烁过去。快速而精准的点了店小二的心腹间的几个要穴,阻止毒酒的扩散。然后段誉将店小二扶起,双掌抵在他的背心,运转北冥神功。

    虽然店小二的内力几乎可以说是忽略不计。不过好歹也有那么一丝儿。有其作引,那么毒酒就可以通过其经脉,被段誉以北冥神功吸收。

    北冥大海,不仅能够容纳江河之水,也可以吸收小溪流甚至是细小的山泉水,可谓是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客栈里的众人见得店小二的头上冒出许多白气,脸上的乌黑渐渐褪去。他们这才明白店小二刚才是中了剧毒,而段誉是一个内功深湛的少侠。居然能这么高效率的以内功给店小二将剧毒,逼得出来。

    阿紫更是目瞪口呆,段誉这样的解毒手法,他从所未见。

    在他们星宿派里,有这样的门规,同门之间的比试,一般都这般敬酒之类的,在生活的细微之处,下得剧毒。

    倘若对手不甚中毒,死则死矣,就算是对方在比试里失败了,死得活该,星宿门人都觉得这是理所当然,门规更是应允。

    但要是对手没有中毒,或者是中毒之后能够自己化解,那么则算是在这场比试里取胜了。他就可以提出一个条件,前者不可违背,否则门规的惩罚,可是很严酷的。

    试想一下,他们星宿派之人通常在比试胜利之后,都会提出怎样的条件呢?

    一般都是夺取对方有价值的东西吧,甚至对于模样不错的女弟子,这些人当然会有那方面的条件……

    阿紫现在心里暗道庆幸,她很庆幸段誉不是星宿派门人,那样这就不算是一场比试,她也不必担心输了的后果。

    大概一盏茶的时间之后,店小二所中的剧毒终于化解,倘若救治不及时,段誉就算全力施救,也是无能为力的。

    段誉又用了十几个呼吸的时间,将内力都平复下来。

    店小二拜谢不已,段誉道:“以后做事之前要三思而行,不要这么莽撞。”

    “多谢少侠指点,少侠的大恩,小人铭记于心,没齿难忘。”店小二道。

    然后,段誉就走回桌子边。

    阿紫正要狡辩几句,不过却忽然挨了一巴掌,清脆的耳光声颇为响亮。

    脸上火烧一般的疼痛,阿紫捂住脸,又惊又怒的道:“姓段的,你敢打我?”

    “怎么不敢?打你还是太轻了,要是遇到一些嫉恶如仇的侠客,早就一剑杀了你。你小小年纪,就这般的歹毒,将别人的生命不当一回事,你能将心比心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段誉教训道。

    阿紫根本听不进去这些大道理,一边快速的往门外跑,一边放着狠话,道:“姓段的,算你厉害。但你可知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不就是星宿派嘛,就算丁老怪亲自来,我也将他丢翻!”段誉不以为意的道。

    “什么?你竟然知道我是星宿派的?好吧,你等着,我师父老仙回来收拾你的,包管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阿紫的话音在虚空里回响,她人却已远去。

    她知道段誉的武功远在自己之上,还是先逃之夭夭为妙,不可正面相抗。

    段誉叹息道:“该来的早晚都要来,丁春秋,想必不久就会碰面的。”

    在场的人们并未听说过星宿派,其实这个门派一直都在西域,很少涉足中原武林,因此还并未有什么名气。

    况且所谓的星宿老仙,是丁春秋自封的,而且每次出场都会带着一帮门徒,在那里自吹自擂,很是滑稽。

    虚竹挠着头道:“刚才那个阿紫确实太不对了,要不是段公子你出手相救,就闹出人命,这可怎生是好?阿弥陀佛。”

    “咱们不提她了,这样的人已经变坏得太久,要将其引回正道,已经不可能。”段誉道,“既然虚竹师傅要去擂鼓山参加珍珑棋局盛会,我也是为此而来,咱们且结伴同行吧!”

    “如此再好不过了,我正好也有很多问题要请教段公子呢。”虚竹憨厚的笑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