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一百七十二章初见虚竹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嘭~”,但闻一声沉闷的声音,木郎君从一线天的顶端坠落在地,他的双脚居然都嵌入了地下。

不过他运转了枯木神功之后,防御力极高,没有受外伤,只不过下坠之力,震得他的脏腑愈发的受损,不由得大吐一口鲜血。

紧接着,段誉也坠落下来,他的状态不错,趁势在岩壁之上踢了几脚,化解了部分下坠之势。

“嗡嗡”的剑鸣之声响起,段誉双手持着赤红长剑,凌空刺下。

木郎君勉强运转残余的内力,伸手去接这一剑,现在他已经施展不出枯木神功的“枯木逢春”这一招了。

利剑刺破木革的声音响起,如此的清晰,木郎君这辈子都没有听过如此令他触目惊心的声音。

但见段誉的赤红长剑从木郎君的手掌贯穿而下,余势未歇,还刺穿了他的喉咙。

这一剑将下坠之力合理运用,配合先天实丹境界的内力,威力不同凡响。

木郎君瞪大了眼睛,原本泛着绿光的眼睛此刻布满了血丝,显得尤为狰狞。

他的喉咙咯咯作响,想要说些什么,但终究什么也没说出。

段誉忽然撤出赤红长剑,木郎君倒在了地上,由于他处于枯木神功的状态,因此血脉和肌肉也近乎于木革,只有些许鲜血溢出,看起来颇为诡异。

“真不知过断时间之后,是否会被路过之人当做木雕呢?”段誉淡然一笑道。

解决了木郎君之后,段誉也没有必要再留在此地了。就到青總马旁边,翻身上马,一甩马鞭。向着南方行去。

如今已是初夏时节,阳光明媚,北方的山上的树木愈发的葱茏,不过却没有多少的花草。北方的九曲黄河,蔚为壮观,灌溉着黄河两岸,小麦、向日葵、以及高粱这些作物都长势极好。望之虽然没有南方的花团锦簇,但也充满了勃勃生机。

北方如此的地广人稀,一条官道甚为宽阔。通向远方。

看着这黄河边的景致,段誉忽然想起了这么一句形容某个英雄豪杰的话:“马踏黄河两岸,锏打三州十六府。”

段誉纵马而行,甚是畅快。两天之后就到了南方。

及至到了函谷关附近的一座古城。其名为丘壑城,段誉还真不记得原著有这么一座古城,不过转念一想,古时有很多地名都跟后世不一样。

“也不知擂鼓山在何处?我此次在北方历练用了一个多月,应该没有错过珍珑棋局。”段誉心道。

还好古时的官道就只有一条,只要在路口守株待兔,那么总会遇见南来北往的武林人士。

并且江湖豪客们出门在外,最喜欢聚集的地方。当然就是客栈了。

段誉在官道边唯一的一家老钱客栈选择了靠窗的位置,让小二切一斤卤牛肉。炒三个小菜,提一坛花雕酒来。

他一边吃肉喝酒,一边静静的听着这个客栈里的武林人士的谈话。

这些人居然在议论此次北方武林举办的泰山大会,谈及段誉跟黑川大臧的那场对决之时,更是一个个的兴致勃勃。

其实他们根本就没有亲临现场去看比试,而是道听途说,然后就到处的议论,声音还很大,显示自己很有见识。

“话说那个段誉,使出了大理段氏的一阳指,连续轰出了十几招,都被神秘剑客黑川大臧抵挡。他最后使出了无形剑气,终于破掉了黑川大臧的燕返绝招,夺得北方武林盟主之位!”一个干瘦的老头眉飞色舞的道。

“喂,老头儿,你说这武林里真的有无形剑气这东西存在么?”旁边的一个壮汉很疑惑的问道。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虽然从普遍情况来讲,应该没有无形剑气这么一说,但泰山大会之上数万的观战者,不会都是瞎子吧?”干瘦的老头道。

……

段誉听得暗自摇头,因为他并没有听到自己想听到的消息。

吃饱喝足之后,段誉正准备离开,忽然听得一个人嚷嚷着道:“最近听说函谷关附近的擂鼓山上,聪辩先生苏星河布下了珍珑棋局,邀请武林中的青年才俊前去破局呢!”

“何为珍珑棋局?”另一人道。

“也就是说围棋里边的难题,称之为珍珑,通常是故意为难人的。”先前那人道。

“咱们既不怎么懂下棋,也没有受到邀请,还是不要去了吧!”有人道。

“为何不去?此去擂鼓山只有三十里路,如此的武林盛事,咱们去看个热闹,回去不也有吹嘘的资本么?”另一人道。

段誉心中一凛:“赶上剧情了!苏星河是无崖子的徒弟,外号叫做聪辩老人,其实他这些年是在装聋作哑。江湖中人对他表示尊敬,因此将聋哑二字换作聪辩。”

他的心里顿时有了计较,既然自己没有走错方向,珍珑棋局的剧情也快开始了,那么自己就在这个官道旁的客栈里等着,总能见到一些武林里的大人物。

“倘若虚竹能来,就再好不过了。”段誉心道。

犹记得上次段誉刚去无锡城里,就刚好在松鹤楼里遇见了乔峰,那真是巧合得无以复加了。

而这次却没那么巧合了,段誉就白天在客栈里喝酒,听着来往的武林群豪们谈及天南地北的逸闻趣事,晚上就住店。

他决定等等看,是否能见到虚竹等人。

不得不说段誉很有耐心,到了第五天的下午,连一个和尚都没有看见,更别说少林弟子虚竹了。

段誉轻叹一声,打算将桌上的酒菜吃完,就赶路前去擂鼓山,他对于围棋有一定的研究,打算去见识一下珍珑棋局。

就在段誉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时刻,客栈里进来了一个很俊俏的公子,穿着华丽,面若敷粉,唇若点绛,手摇一柄折扇,或者说有些娘娘腔的感觉。

此人一走进来,就吸引了群豪的目光,他们有的人甚至低声议论着:“这小子细皮嫩肉的,而且模样还这般漂亮,说不定比姑娘家弄起来更爽快。

段誉大喝一口酒,不经意间抬头一看,他一眼就看出此人气势是个女子,女扮男装,行走江湖,要方便得多。

这些古时之人还真是有趣,女扮男装,分明一眼就可看出的,这些人竟然都看不出,段誉有些无语。

此人就在旁边的桌子坐下,段誉觉得这人的样子很像原著之中的某位,但也不愿瞎猜,说不定会错得很离谱。

须臾,终于走进来一个和尚,段誉等了这么久,终于有了些眉目,他也不确定这就是少林寺的和尚,就仔细打量。

但见这个和尚很年轻,只有二十几岁的年纪,身高八尺,很消瘦,方面大耳,眼睛也如牛眼一般,嘴唇有些厚,如此的相貌配合着高瘦的样子,看起来虽不算丑,但也是傻愣愣的样子。

段誉心道:“这该不会就是将来我的二哥虚竹吧?”

实话说,他觉得虚竹演得最好的还是那个名字里有个虎字的家伙,不过眼前这个青年和尚,傻愣愣有余,现在却没看出有什么优点。

现在客栈里的位置几乎满了,只有段誉和那个女子的桌子还有空位,青年和尚以就近原则选择,在那个女子的桌子旁,双手和尚道了声:“阿弥陀佛,请问小施主,我可以坐这么?”

“什么小施主,大施主的,你不会叫我少侠么?”此女子略微点头,示意青年和尚坐下。

青年和尚傻乎乎的笑着,没多说什么。

须臾,青年和尚点了两碗蔬菜面,女子点了酒菜。

“这牛肉还不错,可惜切块儿太小了。”女子随手拿起一块牛肉道。

青年和尚闷头吃面,蔬菜面都吃得很香。

“喂,小师傅,你吃牛肉吗?”女子道。

“嘿嘿,小施主说笑了,出家人怎么能吃荤腥呢?”青年和尚笑道,然后继续低头吃面。

忽然,这女子道:“不吃算了,反正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平时我在家都用这东西擦皮靴的。”

说罢,她果然用这块儿牛肉去擦靴子,其实这五香卤牛肉是这家客栈的招牌菜,味道极好,在场的人都觉得不错,却见这女子如此特立独行,都一个个有些怒气。

尤其是掌柜的,这可是他家祖传的卤牛肉秘方作出的牛肉啊!现在居然被人拿来擦皮靴,他却只好忍住怒火,不敢惹是生非。

就在这时,此女子笑道:“小师傅你心无旁骛,看样子这面很好吃吧!”

青年和尚的大口鼓囊囊的,塞满了面,“嗯”了一声,点头答应。

“请问小师傅你从何而来,到何而去呢?”此女子有一搭没一搭的闲问道,看样子她真的没饿。

“我从少林而来,法号虚竹。”青年和尚道。

“哇塞,原来你是少林高僧啊!幸会幸会,那么你的武功很厉害咯?”此女子问道。

虽然他们对话的声音很小,但是段誉专注的在听,将这些都听得一清二楚,得知青年和尚就是虚竹之后,段誉心里有些激动的道:“等了五天,终于等得二哥你来了,不过跟我想象的差别有些大啊!”

“我武功不算高吧,此次我是跟着师叔祖他们下山的。”虚竹道。

段誉听到他这么一说,差点没将刚喝到口里的酒喷出来,这家伙现在还真是没自知之明啊!虚竹现在的武功岂止是不算高,简直是弱得可以,聊胜于无。(未完待续。。)

开心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