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无广告 在线阅读-九点小说网 快速收藏本站:Ctrl+D

第一百五十八章水天姬和胡不愁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几个呼吸的时间,段誉就提着小公主,飘逸的飞跃到洞窟外边。

    此刻他们已经置身于破旧的酒肆里。

    段誉将小公主放在桌子上,顺手点出一指,解了她的穴道。

    然后,段誉什么也没说,就走出酒肆。

    “喂,人家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小公主娇嗔道。

    “你迟早会知道的。”段誉淡然道,大步行去,始终并不回头。

    段誉走出了酒肆的大门,只留下小公主在原地,怔怔的望着段誉的背影出神。

    她此刻心情很复杂,也不知对段誉的感情是感激多一些,还是恨多一些,亦或者是别的什么感情。

    段誉心里可没有那个闲工夫去想关于小公主的太多事,只是刚才忘了询问,难道小公主没有跟霍宝玉成为恋人么?

    在酒肆的后边,段誉解开青總马的缰绳。

    但闻一声骏马长嘶,段誉就策马向着泰山赶去。

    一路之上,所遇见的武林群豪愈发的多了起来,比之于前些天去华山观看华山掌门和黑川大臧决战的人还多。

    对于群豪们,段誉不是很看得起,因为他们都是盲目从众的,而且武功不算高,还总是冤枉人。

    或许豪杰这两个字本不应该属于这些人所有,而只能将他们称之为乌合之众,或者是好心做坏事的人。

    “哎呀,看这小子,衣服行头还是不错。只不过太不爱干净了。”背后有人惊讶的道。

    “低调点,说不定他是丐帮的高手呢!”

    “丐帮个屁,你可曾看见他的背后有什么麻袋?丐帮中人。无论职位高低,都会背着麻袋的。”

    ……

    段誉这才想起,自己的衣衫背后沾染的淤泥太多,就赶紧在附近的一个市集里去买衣服。

    他未穿越到天龙世界之前,曾经在小时候,看武侠片的时候,都觉得少侠必定是穿着白衣白裤。背负一柄宝剑的,以至于后来看到有个叫江小鱼的,虽然脸很俊俏。但是总穿着破烂衣服,以至于算不得少侠,远不如花无缺了。

    现在他回想起小时候的这些事,都不由得笑了。

    或许只有小时候才会有那么多奇怪的想法。没有长大之后活得那么累。

    段誉心道:“人在小时候。无论条件多么的艰难困苦,也会找到独特的乐子,不会让自己那么痛苦和疲累。”

    他换了一袭白衣之后,虽然说有点装那啥,但是小市集里的衣服种类很少,布料好的除了作成这样的少侠风格的白衣,就是那些色彩斑斓,大红大绿的庸俗商人衣袍。段誉也很无奈,就只好买了一袭白衣白裤。

    又赶了两个时辰的路。终于来到了泰山脚下,抬眼望去,雄浑的山脉,气吞山河。

    自古以来,历朝历代,君王都会到泰山来举行封禅祭祀的仪式,因此这里修建了很多的建筑,往来之人也要比五岳之中的其他四岳要多得多。

    段誉不经意间看到一对很奇怪的情侣。

    但见左边的女子以黑纱蒙着鼻尖和嘴巴,但是从其他部位看来,都是万里挑一的美丽,窈窕的身姿,长发飘飘,头上的金钗玉簪,颇为华丽。她骑着一匹白马,这匹马也佩戴着玳瑁和璎珞之类的宝石。

    而女子右边的那个男子跟她一路有说有笑,显然是情侣无疑。

    这个男子的长相憨厚而平庸,五短身材,头还很大,留着一瞥小胡子和下巴上的一些胡子,看起来就像脸没有洗干净一般。

    此男子穿着的衣服很朴素,是麻布材料的,骑着一匹黑马。

    他跟这个美丽的女子并辔而行就显得很不协调。

    不过,段誉并不是以貌取人的庸碌之人,他很有眼力,就再仔细一望。

    果然见得这女子的眼神带着几分阴沉和魔气,不是正道武者。

    而那个男子虽然不英俊,但是眉目间泰然自若,坦坦荡荡,而且他的眼神颇为深邃睿智,就如同能够看透这世间的大部分的事。

    段誉仔细的一思索,就想到这男子很可能就是胡不愁,而那女子很可能是水天姬。

    反正段誉也不畏惧什么,就策马追赶过去,拱手朗声问道:“敢问这位兄台高姓大名?”

    “好说,我叫胡不愁。”这个面容憨厚的大头男子笑道,抱拳还礼。

    段誉顿时心中了然,果然不出他所料。

    然后段誉就说自己认识霍宝玉,曾听得他提及胡不愁的样子,刚才见到,就好奇的上前来打招呼。

    水天姬却沉默寡言,他们三个就一起前行。

    段誉在回想着关于胡不愁的事迹,这家伙的师父,是“青萍剑客”白三空,这白老头也就是霍宝玉的外公。

    胡不愁虽然外边平凡,但是他有很多优秀的品质,能够忍辱负重,睿智灵活,以至于得到了紫衣侯的武学传承,还跟五行魔宫之一的白水宫的宫主之女,水天姬皆为伉俪。

    看得出,胡不愁是一个豁达的人,并不为虚名所累,因此敢于跟水天姬在一起。

    “段公子,请问我那个侄儿霍宝玉的近况如何?”胡不愁问道。

    “这小子在华山之巅见得义父被黑川大臧击杀,他去拼命,也被彻底击败,就显得很颓废。也不知这次泰山大会,他是否回来。”段誉道。

    然后他们一边闲聊,一边登泰山,后来自然也没法骑马,他们都只好将马拴在林子里。

    “这可不是什么人迹罕至之地,估计这次多半有什么人路过之时,来个顺手牵马。哎,马兄啊,我也没有办法,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段誉拍着青總马的头说了这么几句,然后转身离去。

    “段公子,你还真是性情中人,在我们看来,马就算被人偷了,也没什么大不了,也值不了多少银子,再买就是。”胡不愁笑道。

    段誉淡笑不语。

    在某些方面,看法不一样,再怎么争执也是没用的,段誉也没有那样的习惯,非得让别人也按照他的原则来看待一切的事物。

    接下来继续赶路,泰山一直都有“五岳独尊”的美誉,自秦始皇封禅泰山后,历朝历代帝王就不断的在泰山封禅和祭祀,并且在泰山的各处建造庙宇,塑造神像,刻石题字。

    泰山的风景以壮丽著称,重叠的山势,厚重的形体,苍松巨岩烘托,云蒸霞蔚,使得泰山在雄浑之中兼且有明丽,静穆之中透着神奇。

    不过相比于这一切的泰山景致,段誉更为热衷于华山的险峻和奇妙。

    由于华山的伤势极为险峻,在那里,更能让人有寻幽探胜的奇妙感觉,也更容易想象到古时的神话。

    一路之上,水天姬不时的打量着段誉,有时很大胆,甚至不避讳什么。

    当段誉在跟胡不愁谈话之际,水天姬的一双美眸就紧紧的盯着段誉观看着。

    对此,段誉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更不会自作多情的认为水天姬有其他的什么想法。

    以他前世对于女子们的了解,女子们其实也跟男人一样的好奇,每当见到陌生的男子,都很好奇的打算仔细的瞧瞧,品鉴一番。

    不过女子们没有男人那么的强势,也缺乏安全感,因此通常状况下,女子不会肆无忌惮的盯着一个陌生男子观看。

    而当一个女子能够好整以暇的慢慢打量陌生男子的时候,那就是因为她有男人保护,有足够安全感的表现。

    段誉遂赞叹道:“胡兄,你真是好福气啊!真羡慕你能够娶得水天姬这样美丽娴静的女子为妻。”

    水天姬低声浅笑。

    而胡不愁却是苦笑道:“有什么值得羡慕的啊,这结婚之后,就如同被上了枷锁,再也不得自由和开心颜了。我倒是羡慕段公子你孑然一身的潇洒自在,这天下的美丽女子,还不是任你采撷?”

    他这么一说,水天姬可不乐意了,立即揪住胡不愁的耳朵,他赶紧求饶。

    段誉心里叹息道:“我虽是潇洒自在,但是何尝不想安定下来?跟伊人过着安宁幸福的日子,但那也太遥远了,因为我还未达成自己追寻高深武道的目标,就打算过逍遥的生活,岂不是痴人说梦么?”

    “别人只看到我潇洒不羁,任意妄为的一面。谁又能知道我的烦恼其实比他们更多呢?我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在前世还有太多割舍不掉的东西……”段誉心里不由得胡思乱想起来。

    在傍晚之时,他们终于来到了泰山之顶,这里甚为开阔,建筑物之前,有一个很宏伟的封禅台。

    最中间有一柄雕工很粗犷的石剑,倒扎在封禅台之中,就如同擎天一剑,将整个泰山的气势给镇压住。

    封禅台周围的看台上,已经坐了许多武林人士,周围还有一些穿着淡黄衣衫的人,是专门管理这里秩序的,是不允许任何人在这附近打棚子或者帐篷的。

    后边的建筑倒是可以住宿,只不过所要收取的银子有些多。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让武林群豪们都兴致勃勃的来参加泰山武林大会呢?

    段誉认得的武林人士并不多,不过他清晰得望见,丐帮之人居然来了,只不过乔峰没来,那些丐帮的长老里其实没有什么真正的高手。

    接着,少林和尚也来了一拨人,其他的门派也都陆续而来,虽然后天才是泰山大会开始的日子,但是武林群豪们都是很积极的提前到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