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一百五十七章洞窟里的纠结心思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这个陷阱更像是天然形成的,颇为深邃,好几个呼吸的时间,段誉在坠落到底部。

好在地底没有什么突出的石块儿或者什么其他的突出之物,否则段誉就算有神照经内功护体,估计身上也会被尖锐之物,扎出几个透明窟窿不可。

毕竟是血肉之躯,神照经内功只能够将经脉护住,不至于从高空跌落之后,将全身的经脉摔得紊乱。

而金钟罩和铁布衫一类的防御功夫,自有其妙用,全凭一口真气将全身本就已经凝练得很坚硬结实的皮肤凝聚起来,段誉并没有在铁布衫这方面花费时间,因此也就没有练成。

悲剧的是,在坠入陷阱之前,段誉将小公主擒住,然后将她也拉扯了下来,结果现在,小公主压在段誉的身上。

虽说小公主的纤弱身子骨,绝对没有一百斤,但是从这么高的地方掉下来,压力也是挺大的。

段誉只觉得心口有些气血翻涌,连忙又运转北冥神功将内力往中间汇聚。

不了小公主的内力因此不断被吸走,她连忙惊呼道:“恶贼,快放开我,你这是使的丁春秋老怪的化功大fa么?”

段誉也没打算将小公主那点内力吸光,遂赶紧收敛北冥神功,皱眉道:“武林中人真正有见识的人并没有几个,整天就知道丁春秋,我也懒得跟你多解释了。”

段誉对于这样加害他的女子,可没有多少的好感。只不过以前没有什么仇怨,段誉念在紫衣侯刚死不久,小公主应该是受到了极大的打击才会如此乱找人报复。

因此。段誉也不对她下什么狠手,就将她直接推开,然后起身观察这个陷阱周遭的情况。

可怜的小公主被段誉推开之后,在陷阱底部打了几个滚,黑暗之中,只觉得身上沾满了腐蚀的泥土,腥臭不已。对段誉喝骂不已。

虽然她骂人的语言也是市井悍妇所骂的内容差不多,但是她的声音好听之极,其特点就在于一个“清甜”二字。因此也就有了一种独特的韵味。

段誉一边无所谓的听着刁蛮的小公主骂人,一边从衣袋里拿出一个火折子,打开之后,燃起一点火焰。段誉就仔细观察着。

但见这本是一个天然形成的洞窟。地底已经有不少的淤泥,刚才段誉是仰面跌下来的,是以背部已经沾满了淤泥。

抬头向上望去,这个洞窟的顶端在二十几丈外,洞口显得比较小,只显现出些微的白光。

而洞壁比较光滑,所幸有一些突出的石块,段誉料想只要自己调息片刻。将状态调整至最佳,也就能够出去了。他对自己的轻功有这个自信。

须知,凌波微步虽然精微奥妙无比,但只是平地的步法,而要纵跃而起,飞檐走壁,用凌波微步就不太适宜了。

试问在岩壁之上,那么点方寸之地,如何有那么多的易经八卦的方位给段誉踩呢?

平时段誉对于普通的轻功也有一些研究,因此也就不会完全手足无措了。

小公主在骂人的时候,也没忘了察言观色,见得段誉如此的冷静,似乎胸有成竹的样子,也就知道他有把握攀跃上去。

她不再喝骂,而是态度变得很温柔,走过来柔声道:“公子爷,刚才都是我不好,还请你原谅。”

“我懒得跟你多说,顺便提醒一句,其实你全身沾满了淤泥之后,一点也不漂亮了。”段誉淡笑一声道。

小公主可不是寻常女子,见得这洞窟底下反正没有别的人,也就没有什么不好开口的了,就嫣然一笑道:“公子爷懒得跟我说话不要紧,我只提出两点对公子爷有利的事。

其一就是如果公子爷将我带挈出去,在外边我用清水将周身洗涤了,那么尽可以服侍于公子爷左右,无论如何都不会有怨言。

其二就是我爹爹的五色帆船里边藏着难以急速的珠宝,如果公子爷不介意,也可以将五色帆船都收取了。”

她说完这些,就蹲在角落里,装得可怜兮兮的样子。

反正已经将自己的提议说清楚,是该给些时间让段誉去好好的考虑,若是一直的花言巧语的去诉说,反而让段誉没了考虑的时间,岂不是徒劳么?

小公主却不知,段誉对于这样的提议,根本不必去思索,因为他的态度很坚定的就是“拒绝”。

因为段誉并不在乎美人,因为这天下什么最多?当然是人了,不是男人,就是女人,就算只有极少部分是倾国倾城的美人,但总的来说数量也挺大的。

段誉可不会为这个刁蛮的小公主付出什么,另外对于五色帆船里的珠宝,段誉更是没多少兴趣。

对于武林高手而言,要弄到钱财,真的是很容易。

平时要用的银子,并不缺乏,再去弄那么多来反而是个累赘。

相比而言,武功的提升,比起五色帆船的珠宝,要有价值得多。

“你还是老实呆着吧。”段誉顺手点了小公主的穴道,让她动弹不得。

段誉做事向来很是稳妥,绝不会给自己留下什么隐患,他马上就要盘膝打坐运功,若不点小公主的穴道,要是被她暗算可就麻烦了。

谁能料得到紫衣侯女儿的身上没有什么厉害的暗器呢?

然后,段誉就随便坐下,反正身上都弄脏了,也就不顾及淤泥了。

他调息了一盏茶的时间,睁开双眼,长吁出一口浊气,顿时觉得神清气爽。

“是时候离开这个陷阱洞窟了,我得尽快赶去泰山。”段誉心道。

他起身,不经意间看着小公主,但见她脸上和全身都沾满了淤泥,不过那双灵动纯洁的眼睛,却闪烁着泪光,看起来很是动人。

尽管小公主很难缠,也不温柔,很能整人,不过总的来说,她的心不算坏,还保持着纯洁。

“她的父亲紫衣侯长年乘着五色帆船在东海之上遨游,不问世事,她应该也不是罪大恶极之辈。”段誉心道。

“拜拜了,我得先走一步,你就在这里自生自灭吧!”段誉故意气她。

小公主居然像小孩子一样嚎啕大哭起来,喃喃的道:“你们都欺负我,父亲死了,我也快死在这里了吧,也好去黄泉路上与他老人家相见了……”

段誉仰天一笑,也懒得多说什么,就以左手提着小公主的肩膀,然后提起一口气,施展轻功就踏着洞窟石壁的突出石块儿往上蹿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