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一百五十六章小公主的陷阱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黑川兄,既然你最大的目标是追寻武道真谛,那么又何必按照令尊的遗愿去挑战中原武林的各路高手呢?这是以天下豪杰为敌。”段誉喝了一杯酒,很郑重的提醒道。

虽然这话有些得罪人,但是段誉是真的为朋友好,所以才会不顾及的说出来。

“总之,十天之后的泰山大会,我是非去不可的。我有一种很奇怪的预感,真的能够在泰山之上,追寻到此生属于我的武道真谛!”黑川大臧道。

段誉简直有些无语了,没想到黑川大臧这样看起来很冷酷坚强的武者,居然如此的看重直觉这回事。

木郎君仍然虚伪的笑着向黑川大臧不断的敬酒,他并不推卸,喝得多了,说的也都是实话。

“我倒是很看好黑川兄,这次我提前去泰山之上做好准备,到时黑川兄你若遇到危险,我会及时的策应。”木郎君微笑道。

段誉深深的看了此人一眼,觉得事情远没有表面的这么简单。

现在局面还不甚明朗,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胆大而心细总是没错的。

“黑川兄,此去泰山,你很可能没命。”段誉拍着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道。

“虽万千人吾往矣!为了追寻武道,我这条命要不要都是无所谓的。”黑川大臧很简单的道。

段誉心中一凛:“怎么又是虽万千人吾往矣这句话?我还要去趟浑水么?”

在青木堡这样危险的地方,段誉可不敢喝醉,木郎君如此的虚伪。看起来不算特别厉害,不过肯定隐藏了什么实力。而且段誉知道。青木堡既然是五行魔宫之一,定然不只是行事特立独行这么简单。应该会有很多残忍的手段来对付仇人。

段誉可不想落入木郎君之手,然后被他们瞎折腾。

“既然黑川兄心意已决,就由你去吧。我先去泰山等你,到时咱们见机行事。”段誉起身拱手笑道。

黑川大臧已经喝得有八分的醉意了,表情更为的呆滞,不怎么理会段誉,只是点头。

段誉遂离去,他知道木郎君是不会加害黑川大臧的,在刚才的详谈之中。段誉得知了他俩是怎样结识的。

半年前,黑川大臧刚从东瀛而来,临近靠岸的时候,帆船被风暴冲刷得粉碎,他也被卷入惊涛骇浪之中,然后被冲到了岸边。

木郎君恰好路过海边,就将他带回来,好好的治愈他的伤势,并以上宾之礼待之。两人遂成为至交好友。

黑川大臧的朋友很少,因此他就愈发的重视兄弟情义,极为在乎对他好的人。

“可叹木郎君本是个冷酷无情之人,表面却装得如此的平易近人。他只是在利用黑川大臧而已。如今这个木郎君,绝不是原著浣花洗剑录里边那么简单,很可能像那电视剧里边的木郎君。在最后都是很厉害的人。”段誉心道,他对于木郎君有很强的提防之心。

至于为何木郎君没有派人追击和拦截段誉。原因很简单,他在放长线。钓大鱼。

段誉的马遗留在东海之滨,他趁着夜色,赶回东海之滨,恰好见得那匹青總马还在那里吃着海岸边的些微草本植物。

“哎呀,马兄,你居然没有被鲨鱼吃掉,或者被那些武林群豪宰了吃马肉,真是运气不错!”段誉不由得赞叹道。

青總马见得主人来了,很欢喜的翻腾跳跃了几下,然后就很乖巧的站在那里,等着骑乘。

它如果知道这个主人是经常将它遗忘,而且如此不靠谱的话,多半会吐血三升了。上次在华山,段誉将青總马拴在半山腰的林子里,也是如此的大大咧咧。

一声骏马的长嘶之声响起,伴随着东海之滨的海风和潮汐之声,段誉策马急速向泰山方向行去。

“原著之上讲述的是,在泰山大会里,黑川大臧会被武功有成的方宝玉击败,然后他为了追寻武道的真谛,就自杀了。至于我所遇到的这些关于此剧情的事情,估计很快也会了结了,到时我就南下,多半就能回到天龙的剧情。

也不知现实里边,剧情的偏差会有多少呢?黑川大臧真的改变不了命运,还是会死么?而那个方宝玉真的会在这么短的半个月,就变得特别厉害么?”

在赶路的途中,段誉的心里思绪纷涌,没有人能回答他的问题,他也不会主观的下达一些结论,只有眼见为实才靠谱,也就是之前所说的走一步看一步吧。

他在未穿越之前,曾经去泰山旅游过,不过当时乘着大巴车,根本没有注意路径,而如今在天龙的世界里,宋时的官道已经修得很不错。

至于在山岭之间则是许多的栈道,他现在本就在山东一带,去泰山并不远,第二天的下午,抬头遥望,就能够看到泰山那雄浑的轮廓。

段誉忽然想起了一篇很著名的写泰山的文章,是姚鼐的《登泰山记》,那篇古文的具体内容记不清楚,但是里边有这么一句话,是历久弥新:“苍山负雪,明烛天南。望往日照城郭,溪水、徂徕如画,而半山居雾若带然。”

可惜现在是初夏时节,根本看不到所谓的苍山负雪,来得季节不对,就算想追寻古人的诗情画意,也不可得。

前边有一个酒肆,很是简陋,称之为一个棚子也不为过。

不过却传来阵阵酒香,段誉好久没有闻过如此纯粹的高粱酒的香味儿,遂下马走过去。

进去之后,里边只有四张桌子,段誉坐在最里边。

左前方坐着一个女子,背向着段誉,看不见容貌的美丑,不过看起身形很是窈窕,而且长发披散如同瀑布,淡绿衣衫也很华丽,应该是个美人。

“倘若这个女子只是背影好看,而容貌丑陋,她是决计不敢如此高调打扮的,待会儿从正面过路的时候,倒要看看她的脸,验证一下我的猜测。”段誉心里很无聊的想道。

小二已经端来了熟牛肉和高粱酒,段誉刚吃得几口,喝得一碗高粱酒,就发生了变故。

此时,右前方那张桌子坐着的五个汉子猥琐的笑着,过去将那个淡绿衣衫的女子围了起来。

“你们这是要干嘛?”淡绿衣衫的女子声音很清脆悦耳,如同出谷黄莺一般。

段誉心道:“有如此的声音和背影,此女子想必容貌是不会差的。”

“居然问大爷们要干嘛,当然是要找小妞你好好玩玩啊!哈哈……”为首的一个汉子很猖狂的笑道。

“不要这样……”淡绿衣衫的女子尖叫道。

现在这些汉子已经去动手动脚了。

段誉本来不想英雄救美的,因为这太狗血啦!

“但是我辈侠义之士,怎么能见得美丽女子落入恶贼之手呢?”段誉心里这么一想,当即拍案而起。

段誉大喝一声道:“住手,青天白日的,你们倒是肆无忌惮啊!”

那五个汉子回头瞥了一眼段誉,然后又转过头去,继续去有所动作。

段誉见这些人武功很一般,却如此狂妄,势必要教训他们一顿,就拔出赤红长剑,快步走过去。

忽然,段誉感觉脚下有几道劲风袭来,他立即施展凌波微波闪避,居然是从桌子底下斩出的两柄利刃。

然后又从棚子上边撒下一张渔网来,段誉可不会站在那里用剑去划开这渔网,就算是高手被网住了,估计战斗力会大幅度的降低。

他巧妙的闪避开,而那五个汉子以及淡绿衣衫的女子已经回过头来。

段誉看到这女子的脸,顿时反应过来,心道:“这不是紫衣侯的女儿小公主么?在原著里边,这小姑娘脾气古怪得很,对于方宝玉是又爱又恨,经常加害方宝玉。”

小公主一拍手,那五个汉子都拔出各自的兵器围攻过去。

原来段誉从进入酒肆开始,就陷入了他们的圈套。

“你喝了那高粱酒,怎么还没有事?内力也没有减弱的迹象。”小公主皱眉问道。

段誉淡笑一声,道:“此事不足为外人道也,很可能是你买到的假的剧毒。”

“死到临头,还在油嘴滑舌,给我擒住他,非得为父亲报仇不可。”小公主咬牙切齿的道。

段誉道:“杀你父亲紫衣侯的是白衣剑客黑川大臧,跟我有什么关系?难道你昨天上午没注意到,我很安静的站在一块礁石之上观战么?”

“哼,你当时虽没有出手,但是却在后边帮助黑川大臧杀出重围,否则群豪们肯定能将黑川大臧击杀,为我父亲报仇。”小公主强词夺理的道。

段誉也不再跟她争辩,他明白跟女人争辩是没多大效果的,尤其是对于小公子这样刁蛮任性的女子。

但见红芒闪烁,段誉随手出剑,几招就将这五个汉子击杀。

哐啷一声响,却是之前埋伏在桌子下边的两个汉子,拉了一条锁链,赫然将段誉的脚缠住了。

段誉运转先天实丹境界的内力,奋力的将这两人扯拢来,各自两脚将他们踢飞,脑袋砸进墙壁里,眼见得一命呜呼了。

没有丝毫的停歇,段誉就飘然飞跃过去,施展控鹤手,擒拿住小公主。

岂料小公主对他冷笑一声,地面就塌陷下去,连这里都有陷阱。

于是段誉就和小公主一起掉下了深邃的陷阱里边,段誉运转神照经内功于周身,打算护住周身经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