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一百五十五章枯木神功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其实段誉平时是个谦谦君子,对朋友都很有礼貌,但是他对于木郎君这样的虚伪阴险之人,就不讲礼貌了,就不断的挑衅。

木郎君听得段誉这话,仍然没有动怒,他的忍耐力极好,随即道:“段兄想必是好酒量,那么咱们都用大碗喝吧。”

旁边的女子就赶紧去取大碗来。

黑川大臧并不说话,很沉默的坐在那里。

然后他们各自吃了一些菜肴,眼前的杯盘大多是用极好的木头雕刻而成,还有一些是用水晶和白玉作成,可见青木堡很是奢华。

不过没有客栈里的大块熟牛肉吃起来畅快,这些盘子里的菜肴份量都很少,要仔细品味,方能感觉到些许好处。

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青木堡的饮食非常的清淡。

然后,大碗已经被侍女带上来,木郎君给大伙儿倒酒。

开始他表现的酒量不怎么好,段誉就一直向他敬酒,打算把他给弄醉,出点洋相。

结果到得后来,木郎君每多喝一杯酒,他脸上所散发的青光就愈发的浓重,及至喝了两大坛酒之后,木郎君的脸庞就如同用青木雕刻的一般。

但是他还没有醉,依然虚伪的笑道:“段兄的酒量还真不错,咱们今天一醉方休。”

黑川大臧已经喝得差不多,就在旁边静静的看着他俩斗酒。

段誉向来只跟好朋友和兄弟们,认真的喝酒,跟木郎君这样的人对饮。不过是逢场作戏,要将他弄醉。

因此。段誉没有真的好好喝酒,而是暗自运转六脉神将的少泽剑。将酒气顺着内力,从经脉里流淌出来。

恰好桌子旁有两个盆栽,段誉就悄然的将酒水转移到盆栽里边去,是以神不知鬼不觉。

段誉心道:“木郎君可没有我这转移酒水的办法,他喝了两坛酒还没有醉,唯一的变化就是脸变得很青,难道这就是他的手段所在么?”

一边喝酒,一边思索,好一会儿。段誉终于想到了,心道:“他这是以枯木神功将自己的身体暂时转化得跟树木一般,当然也就不会被酒给醉倒了。”

想明白了这些,段誉也就不再徒劳的斗什么酒,而是淡然笑道:“想不到木郎君并不是浪得虚名,你的枯木神功很不错,就是不知在招数之上,也如此犀利否?”

话音未落,段誉的右手就拿起筷子刺过去。他并不使用一阳指或者六脉神剑,因为他不想显示出武功的来历。

岂料,木郎君淡笑着,根本不抵挡。道:“我的枯木神功已经练到了第九层,还差一层就达到了金刚不坏的完美境界,你这筷子刺不伤我的。”

“咚~咚”

段誉连续用筷子刺了两下。都未能破开木郎君的枯木神功的防御。

“段兄,不必费力了。木郎君的实力,连我也佩服的。他的枯木神功,在防御这方面,无可挑剔。”黑川大臧难得说这么长一句话。

木郎君表面还是保持着微笑,心里却在冷笑道:“姓段的,你还真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就凭你这点实力,也敢在我木郎君面前放肆么?”

他心里正在得意,忽然,段誉道了声:“小心你的肩膀!”

段誉这次运转了八成的内力于筷子上边,而且用极好的控制力,没让强劲的内力将筷子崩断,并且段誉在使出这招的时候,还使用了一阳指的手法。

当筷子扎在木郎君泛着青光的肩膀之上时,稍微停顿了一下,然后就赫然扎了进去,约莫有三尺深。

“啊!”木郎君疼得龇牙咧嘴,这两根筷子都如同利刃一般扎在了他的肩膀上。

旁边的侍女赶紧过来帮他拔下筷子,进行包扎,木郎君赶紧运转枯木神功,片刻之后就将肩膀的伤势治愈,只不过脸上的青光消退了许多。

他心里虽然很痛恨段誉,但表面并不发作,只是很好奇的问道:“段兄,你是如何破解了我这枯木神功防御的?”

段誉懒得跟他解释什么,只是淡笑道:“难道你还想再被扎一次么?”

木郎君虚伪的笑着,连连摇头,顾左右而言他,巧妙的转移话题。

黑川大臧开始觉得段誉有些欺负人,不过后来转念一想,段誉刚用筷子进攻,木郎君用自己最强的绝招枯木神功防御,这是正面的公平对决。

就跟自己平时挑战各门派的掌门一般,胜利之后,就算别人说有些残忍,但只要自己知道是公平的对决就行。

段誉明白,木郎君这样的人其实是吃不得亏的,他现在隐忍下来,只不过是要等到将来有机会的时候,采取更加猛烈的报复手段。

然后木郎君就询问了一下黑川大臧的近况,声称自己这段时间都在闭关修炼枯木神功,以至于没有亲眼去华山之巅,以及东海之滨观看黑川大臧的战斗。

“兄弟我且问一句,倘若我要看你是如何战斗的,你能应允么?”木郎君盯着黑川大臧道。

“当然可以,反正我的绝招,你学不会的。”黑川大臧冷声笑道。

他很少有笑容,就算是笑,也是习惯了的冷笑。

段誉知道黑川大臧其实不是恶人,只不过从小生活的环境造成了他的孤僻性格,再加上他对于武道的执着追求,使他看起来在多数时候,如同一个疯子一般着魔。

及至谈及今上午在东海之滨的决战,木郎君更是惊骇的呼道:“你居然将鼎鼎大名的紫衣侯都击杀了?”

“他成天逍遥于海上的五色帆船,没有苦练剑法,败得也不算冤枉。”黑川大臧道。

木郎君遂表现得更加佩服黑川大臧,那样子看起来很诡异,他还在不断的敬酒。

许久之后,木郎君忽然问道:“黑川兄、段兄,你二位会去参加此次的泰山大会么?”

“为何举办泰山大会?”段誉道。

“我们北方武林,每隔三年,就会举办一次泰山大会,选出北方的武林盟主。上一届泰山大会的冠军,是丐帮帮主乔峰,至于这一次,就难说了。”木郎君道。

“黑川兄,你如今的身份不是中原武者,若是去参加这泰山大会,肯定会不受待见。”段誉很郑重的道。

“我也没指望要夺取这北方武林的盟主之位,只是要趁这个机会,去挑战各路高手,完成家父的遗愿,追寻武道的真谛。”黑川大臧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