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一百五十四章木郎君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对于那个头发斑白的剑客推测,此犀利的青袍青年就是如今武林里鼎鼎大名的姑苏慕容复,有的人也提出了反对的意见。

“你们所知道的消息都太过时了,岂不闻前段时间在聚贤庄发生了一场恶战?当时三百多个武林高手,打算围杀乔峰,结果又出现了一个青袍青年,也是使用这般赤红长剑的。”一个秃头中年人道。

“那么结果如何?”众人都很好奇的问道。

“哎,聚贤庄那帮武林高手的下场,比咱们今天还要悲惨。几乎都被乔峰和那个青袍青年击杀光了!那青袍青年名为段誉,从传闻的特点看来,他也就是今天相助白衣剑客离开之人。”秃头中年人道。

东海之滨还剩下的八百多个武林群豪,再不敢去追击黑川大臧和段誉,他们比起聚贤庄的武林高手来说差了一大截,然后也不顾重伤垂死的队友,就在原地兴致勃勃的议论着如今在武林里发生的大事。

最后他们勉强得出了一个值得依仗的结论:“十天之后,会举办一次泰山大会,到时群雄毕至,白衣剑客只要赶来挑战,那么就是站着进来,躺着被抬出去的下场。”

对于今天的屈辱,他们也不再沮丧,群豪们就有这么一个奇怪的特点,反正今天是大伙儿都丢脸了,因此分摊到每个人的时候,也就觉得没什么大不了。

最为伤心的人就是五色帆船之上的小公主和几个仆人丫鬟了,他们正在哭泣着忙着打捞紫衣侯的尸体。

不过在茫茫的东海之上,紫衣侯的尸体跌入了浪涛汹涌的深邃大海里。就再也没有踪迹了。

“可叹侯爷一世的威名,居然要葬身于大海里边。”一个仆人悲叹道。

“哎。我爹爹逍遥半生,傲啸于东海之上如君王。希望他死后,能够成为海底的龙王吧!”小公主双手合十,喃喃的道,低声的祈祷,显得很是诚恳。一双美眸里泛着泪光,身边的丫鬟仆人们看着都颇为怜惜她。

“以后你们就继续让五色帆船漂流于海上,而我得去岸上做我应该做的事。”小公主忽然表情很决绝。

“小公主,难道你要去找那个白衣剑客报仇?不要犯傻啊!就连侯爷都不是他的对手。”丫鬟连忙劝告道。

“你们就别担心了,我自有办法。”小公主的轻功也不错。她纵身一跃,就如同海燕一般坠落在一块礁石之上,然后几个起落,就飞到了岸上。

五里之外的一个林子里,段誉左手擒在黑川大臧的肩膀之上,将他一口气提到了这里。

“段兄,我已经恢复了清醒,你还是将我放下来吧,难道不觉得累么?”黑川大臧有些无奈的道。

“说真的。我还真不觉得多么累。”段誉淡然一笑,就松开左手。

黑川大臧跌落下来,他很灵巧的调整了一下下落的姿势,以剑拄地。

他对于段誉的实力更为敬佩了。之前在华山之巅,段誉从侧面出手挡住了他的“燕返”绝招,如今看来。段誉的内力和轻功都是很不错的,否则不可能这么片刻之间。就提着他这个大汉,无压力的奔行五里之地。

“多谢段兄救命之恩。否则我肯定逃不出群豪的围攻。”黑川大臧拱手朗声道。

“你也会道谢么?我还以为你向来都冰冷无比呢!”段誉笑道。

“我知道你们中原武林有句话,说的是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我跟那些徒有虚名的人当然是话不投机。”黑川大臧道。

“这么说来,咱们算是酒逢知己千杯少,不过你身上的刀剑伤痕挺多,还能喝酒么?”段誉道。

“当然能,我带你去个好地方喝酒,那里的主人家很是慷慨仗义。”黑川大臧道。

段誉虽然很好奇黑川大臧一直以来都在得罪武林豪杰,怎么会有认得的大人物,还会招待他喝酒呢?但是段誉没有多问,该他知道的,到时候就知道了,有时候真的不必多问。

他们一边走一边闲聊,段誉就问及了黑川大臧的身世。

因为他曾经看过的浣花洗剑录的原著和电视剧是有很大差别的,原著说的是白衣剑客是被他父亲从小就带到东瀛去学习绝世剑法,他父亲跟霍飞腾是两个人。

而在电视剧里,白衣剑客是被黑川三郎带去东瀛的,他的父亲是霍飞腾,而方宝玉则是他的同母异父的弟弟。

“我是被父亲带到东瀛去的,几经辗转,才拜得黑川三郎为师。至于我父亲,在我八岁那年,就因为得病死去,他的意愿就是希望我能学成绝世的剑法,然后回来击败中原的武林群豪。”黑川大臧道。

段誉心中顿时了然:“原来我所走入的这段剧情,还是跟原著相似的多一些。”

“黑川兄,不如你将那个喝酒地方的方位说了,咱们比试轻功,飞将过去,岂不是可以节约很多时间么?”段誉淡然笑道。

“就在那个方向!至于比试轻功,还是算了吧。其一,我自知轻功虽好,但比起段兄你还是差了不少;其二,我绝不会在战斗以外的时间用轻功,那样是浪费内力。”黑川大臧道。

段誉也只好作罢,然后赶了三个时辰的路,终于来到的目的地,这里到处都是古木参天,一片充满原始气息的林子。

林间盛开着瑶草香花,在古树之间,还缠绕着许多藤蔓,其上结着一簇簇朱红的果子,露珠在上边闪烁着莹莹光辉,煞是好看。

他俩在林子里行了一会儿,忽然从周围的树木里边冒出了几个穿着青袍的人,手执刀剑。段誉抬头一望,但见在树杈之上。还有十几个弓箭手在埋伏着。

“黑川兄,你之前说这里的主人家是慷慨好客的。怎么咱们刚进入这里,就被埋伏了?”段誉问道。

黑川大臧冷声道:“叫木郎君出来说话。”

段誉心中一凛,他对于木郎君这个名字并不陌生,不仅是因为他对于原著的了解,还因为前不久他在华山之上,将青木堡的统领小胡子击杀了。

估计那四个青袍汉子回去应该告了状,段誉思索了一下,还是觉得坦然去见一下木郎君也不妨。

正所谓,艺高人胆大。

这些人听得他以如此的语气呼喊木郎君。都很震惊,没有谁敢妄动,尤其是那些弓箭手,赶紧将羽箭放回背后的箭壶里,唯恐一不小心,放出一箭出去,那么就会闯大祸了。

“来者报上名来。”有个青袍人大声问道。

黑川大臧不吭声,样子很是冷漠,那些人也没有办法。也就让人回去报信。

段誉觉得这家伙还真是奇怪,平时他若觉得不必要,居然不肯多说一句话,在别人看来。黑川大臧很难交流,甚至还会误以为他有语言障碍。

须臾之后,就有一个外表俊朗。穿着青色的武者劲装的男子走来,他的面容虽然俊朗。不过由于嘴唇太薄,眼睛太过狭长。而显得很冷酷。这样的相貌,一看就知道并不是重情重义之人。

“哈哈,原来是黑川兄弟,许久不见,别来无恙否?”这个青衣男子走过来,就拍着黑川大臧的肩膀,显得很热情的道:“你来了就直接说你的名号,我都吩咐过这些下人,他们肯定会欢迎你的。”

“没必要说。”黑川大臧淡然道。

“这位仁兄是?”青衣男子就是青木堡的主人,木郎君。

段誉淡笑道:“我叫段誉,不知你听过这个名字么?”

木郎君虚伪的笑道:“原来是段兄,我当然听过,第一次是关于聚贤庄之战,第二次听说你的名字,是那几个不成器的手下回来报告说,你击杀了小胡子,抢了银票?”

“你最好回去向那几个汉子问清楚,就知道是非曲折了。”段誉并不让步的道。

他不介意在这里跟木郎君来一次对决,语气因此也就显得有些肆无忌惮。

木郎君深深的看了段誉一眼,狭长的双眼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阴冷目光,须臾,他仰天打个哈哈,道:“既然段兄是黑川兄的好朋友,那么也就是我木郎君的朋友了,以前的些许不愉快就忘掉吧,走,咱们去青木堡畅饮一番!”

然后他就将左手搭在黑川大臧的肩膀上,显得如同多年失散的好兄弟一般。

段誉若是不知道这木郎君的阴险,估计会被他表面装出来的样子给骗了,还会以为他是一个豪杰。

片刻之后,他们就来到了青木堡,这里是五行魔宫之一的青木堡,建筑几乎都以古木的枝干所搭建,这些枝干之上还生长着碧绿的叶片,充满了生命气息。

如果能长期住在这样的原始丛林里,以及这样绿意盎然的屋子里,肯定会延年益寿。

青木堡外边都是穿着青袍的汉子,而走进青木堡的建筑,则都是穿着宫装的年轻女子们,环肥燕瘦,各有千秋,应有尽有。

不必木郎君吩咐,这些女子就很利索的去端来许多的精致菜肴,以及杯盘碗盏而来。

“段兄第一次来青木堡做客,还请上座。”木郎君微笑道。

段誉并不跟他客气,就在上边座下,忽然皱眉道:“你这里的酒杯是用来养金鱼的么?这么小,如何喝得尽兴?”

“那么就给段兄取大碗来。”木郎君遂对旁边的女子吩咐道。

“错了,我的意思是,你也得喝大碗。”段誉的语气显得不客气了。

ps:昨晚上,我吃坏了肚子,上吐下泻,好痛苦!哎,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看来什么远大理想和追求,还是没有健康重要啊!与诸君共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