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一百五十二章东海之滨,紫衣侯败亡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段誉凝目望去,自从他突破到先天实丹境界以后,内力精粹,目力和听力也变得极好,可以说这个世界都变得清晰起来。

东海之滨,五色帆船之上。

傲啸东海如君王的紫衣侯与神秘的白衣剑客黑川大臧对峙着,时间如流水一般,不停息的流过。

半个时辰之后,他们居然还没动手,在岸边观战的一千多武林群豪们不仅郁闷,而且更为疑惑了。

郁闷的是好不容易第一次能够亲眼见的黑川大臧出手决战了,说不定能够从他的绝妙剑招里得些领悟,但是他却不出招,怎叫人不郁闷呢?

疑惑的是难道紫衣侯和黑川大臧都是徒有虚名么?在大伙儿的注视之下,居然施展不出他们所谓的成名绝技。

“如果说黑川大臧是浪得虚名,那么曾经跟他决战过的三十六位掌门,难道都是自己活得不耐烦,然后当着黑川大臧的面自杀,然后让他在尸体之上划出许多剑痕的吗?”有人忍不住叹息道。

段誉却是淡笑一声,并不显得如何不耐烦,他自从踏入江湖以来,见识的高手已经不算少了,眼界自然也很高。

“他俩的对峙看似平静无聊,却险峻无比,暗流汹涌。他们用眼神以及对于对方气息的感应,都达到了一个可怕的地步,在这对峙的半个时辰里,他们其实算是作了一次激烈的交锋。”段誉是明眼人,已经看出了端倪。

太阳升得更高了,金色的阳光洒遍浩淼宽阔的海面。以及五色帆船之上。

忽然,黑川大臧拔剑了。一声清啸,如同龙吟。

他双手持剑。保持着一个简单的握间姿势,也是他们东瀛剑客用剑的起手式。

大道至简,越是简单的东西就越不简单,段誉估计黑川大臧在这拔剑和起手式的练习次数之上估计已经数不清了。

紫衣侯的眼神更为凌厉了,海风吹得他的紫袍和长长鬓发都飘舞起来,显得很是飘逸。

须臾,阳光照耀在雪亮的长剑之上,黑川大臧以巧妙的角度将剑柄一侧,顿时就反射出耀目的金光。

紫衣侯虽然有所防备。但还是没有料到这个角度如此之刁钻,只觉眼前被金光一晃,不由得一闭眼,他没有用手去遮挡,因为手是用来持剑战斗的!

“咻……”

锋锐的剑刃破空之声颇为刺耳,紫衣侯凭着敏锐的听力,听风辨位,侧头躲过这一剑。

黑川大臧这一刺不中,很干脆利落的就顺势斩出一剑。若是被斩中,肩膀和头都保不住。

紫衣侯来不及睁开眼睛,这个时候贸然睁眼,反而会被分散注意力。他的实战经验很丰富,立即凭着听力躲开这一剑。

黑川大臧明白是剑刃破空的声音,让紫衣侯能闪避。倘若他放慢剑的速度,可以不发出破空之声。但是刚才占的一点先机也都没了。

他发出一声奇怪的叫声,双手持着奇形长剑横劈竖斩而去。

紫衣侯不断往后边飞退。转瞬间就到了五色帆船的尾部,小公主和仆人们纷纷躲开,紫衣侯这才有余暇睁开眼睛。

黑川大臧已经攻击到了他面前,剑光笼罩了他面前的三丈范围,如同一个白光牢笼将他束缚。

“他的剑气能够攻击三丈范围,果然是先天实丹境界。只不过他发出剑气的手法很特别,剑气没有我的剑气绚丽,只是一团白光,但是更为诡异。”

段誉心里有些疑惑,“难道他知道不能击中敌人的剑招,是以在剑气里没有灌注多少内力?”

此时,紫衣侯已经没有退路了,他果断拔出腰带间的透明软剑,在阳光的映照之下,如同水晶一般泛着奇异的光彩。

透明软剑泛出七彩剑光,黑川大臧不断与之拆解招数,长剑交击的铿锵之声不绝于耳。

“好家伙,紫衣侯居然跟我一样,都在腰带里系着一柄软剑,但他这样明面上拿出来当武器,就不如我这般当做暗器,在出其不意的时候拔出使用,要有效果些。”段誉从客观的角度评价。

他俩看上去势均力敌,出招极快,剑光已经将他俩的身影几乎都笼罩了,再加上明亮的阳光,在岸边观战之人,根本看不清他们是如何出招的。

只觉得剑气跟海风相映衬,有一种天风海雨之势。

“好剑法,不如咱们平手言和如何?”紫衣侯似乎有些顾忌,因此首先说出了这样的话。

“怎么可能?失败者只有死这一条路。跟我决斗从没有平局可言!”黑川大臧沉声道。

“敬酒不吃吃罚酒,哼,有胆你就追来吧!”紫衣侯被激怒了,旋转着刺出透明软剑,就突围而出,然后如同海面雨燕一般的迅捷飘逸,飞掠到十几丈之外的一块礁石之上。

黑川大臧冷笑一声,握着长剑,也踏浪追去。

他俩就站在两块礁石之上拼斗。

潮汐涨落,大浪扑击,伴随着缭绕的剑气,可谓是东海之滨难见的盛景。

肃杀的气氛扩散开来。

剑气在海面的浪涛里划出许多道沟壑,然后汇聚成漩涡。

又拆解了一会儿,黑川大臧忽然转身踏浪而行。

紫衣侯虽然感觉不对劲,但还是不肯放弃扳回的这点优势,飘飞过去追击。

黑川大臧在一块小礁石之上停住脚步,立即双脚兵并拢,双手将雪亮的长刀举过头顶,指着天穹。

然后,脚下用力一踏,碎石飞溅。

黑川大臧骤然往前边的天空纵跃飞掠而起,有近乎八丈高。

紫衣侯向来睿智,皱眉思索道:“这海面之上除了一些礁石就没有其他的落脚之地了,他这般飞掠出去,再坠下,若是不降落在礁石之上,那么就会因下坠的重量,坠入大海里,无法踏浪而行。”

霎时间,紫衣侯有一种莫名的危机感袭上心头,自从他武功有成,出名以来,就没有这样的危机感了,那还是在他还年轻的时候,每当遇到生死危机之前,就会有这样很准确的预感。

因此,由不得紫衣侯不努力去思索究竟对手这一招是什么用意。

段誉在几十丈之外看到这一幕,他见识过“燕返”这一招,也知道其诡异之处。

但是他始终没有开口提醒紫衣侯,有两个原因:

其一是他跟紫衣侯没有什么交情,没必要提醒;

其二这本是一场公平的决战,紫衣侯长年漂流于海上,已经占了一些地利优势。

倘若现在段誉若再出言提醒他如何闪避,岂不是让这场战斗变得很不公平了么?

而且就算段誉提醒他要赶紧注意闪避,但是黑川大臧已经将“燕返”这一绝招练得炉火纯青了,紫衣侯只听得这么提醒一句,就真的躲得了么?

紫衣侯心念电转,忽然想起五色帆船就在旁边,自己的女儿就在那里。

“难道这厮打算飞跃到五色帆船之上,擒住我女儿来威胁我么?真是下作的贼子。”紫衣侯本来向来潇洒不羁,不滞于物,但是这一生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女儿小公主。

想到这里,紫衣侯立即准备往左前方的五色帆船之上踏浪行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黑川大臧原本往前飞出的身影如同中箭的大雁一般,急速的往回坠下。

紫衣侯大惊,额头冷汗涔涔而下,连他也没看清黑川大臧是如何往回坠落的,呼吸间已经到了他的面前,背向着他。

紫衣侯分明见得雪亮的长剑被黑川大臧反手刺出,他反应极快,缭绕着透明软剑如同毒蛇一般去缠住雪亮长剑。

他的手法不可谓不精妙,倘若是别人的剑或许能够缠住,化解一劫,但是这是黑川大臧借助从高空下坠之势全力刺出的一剑,除非他的武功还高一个层次才能以软剑将之缠住。

“噗……”

在观战群豪惊骇的目光之中,雪亮的长剑已经刺穿了紫衣侯的心脏。

黑川大臧就保持着那个反手刺剑,背向着紫衣侯的姿势,如同雕像一般的站着。

他知道自己获胜了,但没有胜利的喜悦,感到的只有更深的寂寥。

那是一种剑道高手,高处不胜寒的寂寥!

“爹爹!”

“侯爷!”

小公主和丫鬟仆人们都扑在五色帆船的船尾,声嘶竭力的呼喊道。

“女儿……”紫衣侯抬头看向小公主,用最后的力量说出这么一句话。

目光就变得黯然了,他现在不是傲啸如君王的紫衣侯,而是一个慈父。

黑川大臧终于将雪亮的长剑从紫衣侯的心脏位置拔出,剑上的鲜血顺着血槽落入海面。

与此同时,紫衣侯心口飙出鲜血,就倒在了浪涛里,很明显已经没命了。

黑川大臧很快就回到岸上,他依旧面无表情,一步步的走出。

段誉心里百感交集,终究没有上前去说什么。

开始群豪们还被他的威势所震慑,不由自主的让开道路,但是片刻之后,不知是谁就义愤填膺的呼喊喝斥道:“杀了这厮,为紫衣侯和死去的三十六个掌门报仇!”

“讨回一个公道!”也有人吼道。

武林群豪们总是如此的盲目从众,人云亦云,对于这一点,在聚贤庄一战里,段誉就深有体会。

段誉见此变故,觉得自己不能置身事外,就施展凌波微步,快速的回到岸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