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一百五十章三位高手之名(求首订)第1更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暗红的光芒闪烁,青木堡的统领小胡子将匕首划向段誉的喉咙。

电光火石之际,段誉忽然动了,凌波微波脚踏易经方位,如同鬼魅一般就闪烁到小胡子的侧边,没有多余的动作,右手成爪,直接捏在了小胡子的喉咙上。

“怎么可能?我们青木堡特质的翡翠软筋散曾毒杀过好几个先天高手,你怎么还能用内力?”小胡子惊骇无比的道。

“我也不知道。”段誉似笑非笑的道。

他吞噬过万毒之王,莽牯朱蛤,是以百毒不侵,这等事情不足为外人道也。

“呃……都是我的错,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少侠看在青木堡木郎君的面子上,放小的一马吧!”小胡子被制住,再不敢反抗。

他知道自己的匕首绝对没有段誉的手快,只要段誉的指间稍微用些内力一捏,他的喉咙就会碎,立即一命呜呼。

“放你一马?我还放你一牛呢!之前给过机会,你没把握。至于那个木郎君,他这等阴险之人,我迟早会跟他对决的。所以很抱歉,饶不得你。”段誉的声音很平静。

话音刚落,段誉手中劲力一吐,顿时响起“咔嚓”的喉咙碎裂之声,小胡子两眼一瞪,嘴角溢出鲜血,就此殒命。

“太弱了,这样的人也能当青木堡的统领。”段誉很不屑的将小胡子的尸身抛开。

吱呀一声响,那四个青衣大汉赶紧将棚子的门打开,企图逃走。

“谁走谁死。”段誉道。

他们四个都不约而同的停下了脚步。不敢用自己的小命去赌。

然后他们都跪下求饶,一点骨气也没有。

“把我的下赌注得的银子。连本带利两百零五万两银子都拿来。”段誉淡然道。

其中一个青衣大汉赶紧去里边的棚子将一个大麻袋拖了出来,里边装满了金银珠宝以及银票之类的东西。

“少侠这是你应得的。都带走吧,只求饶我们一命。”四个青衣大汉都带着哭腔道。

“我说过只拿应得的,给我数那么多张银票,方便携带。”段誉平静的道。

他们依言而行,待得段誉拿到这次赌局得的钱,装进包袱里,稍微显得有些鼓涨。

“如果在我以前的世界,一张卡就解决问题了,哪用携带这么多的银票呢?”段誉心道。

然后段誉就大步走出棚子。对于这四个大汉再不看一眼。

段誉并不是嗜杀之人,所以没惹他的,何必下狠手呢?

四个青衣大汉商议了一阵,决定赶紧带着剩余的钱财回青木堡,将这里的情况原原本本的禀报给木郎君,让他定夺。

至于这些人为何不分了剩下的钱财就各自逃跑,那是因为青木堡作为五行魔宫之一,门人都服用了一种奇怪的药物,被掌门控制着。一旦过断时间得不到压制的解药,就会药效发作而亡。

段誉在半山腰行走片刻,就看到霍宝玉失魂落魄的往山下走去。

紧接着有一个女子追来,正是华山掌门的女儿黄小苏。她焦急的呼喊道:“宝玉哥哥,你这是要去哪里啊?”

连续喊了好多声,黄小苏去拉霍宝玉的手。却被他一把推开,霍宝玉冷声道:“我这么没用。你还跟着我干什么?”

黄小苏倒在草地上,哭泣着。

“嘿。霍兄,你这还算男人么?脾气真坏。”段誉走上前去,淡笑道。

霍宝玉低着头,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继续往山下走去,看来这次在华山之巅的决战,对他的心灵打击是很沉重的。

段誉将左手搭在他的肩膀上,道:“且慢,你就要一走了之么?大仇就不报了吗?”

霍宝玉还是本能的打算像刚才那样将人挣开,于是灌注内力于肩膀,结果却发现内力如同决堤之水一般,源源不断的往段誉的左手之上涌去。

恰似江河入海,这些内力是收不回来了,霍宝玉震惊道:“这是丁春秋的化功大fa?”

段誉不由自主的又使用了北冥神功,赶紧收敛内力,放开手,道:“不是的,我只能说这个要比丁春秋那么功夫厉害一些。”

霍宝玉木然的点头,曾经英俊的脸庞如今也变得暗淡无光,死气沉沉。

段誉深深的叹了口气,不再阻拦他。

“我会尽快去提高武功,找出黑川大臧‘燕返’的破解之法,势必要手刃仇人。”

霍宝玉已经向山下走去,背影有些萧索,他的话在空气里回荡,带着坚决的意味。

段誉静静的站在山风之中,心里回想着穿越之前,所看的【浣花洗剑录】的原著,那人名为方宝玉,最后练成高深武功,在泰山大会里,从死角发出精妙绝伦的一剑,将白衣剑客击败。

而白衣剑客自杀,以探寻武道的真谛。

“不过看样子,这霍宝玉不是方宝玉,性格也有些偏差,估计他很难达到原著的高度。我且去循着黑川大臧的足迹,很快就能将【浣花洗剑录】经历完。

然后尽快回归天龙的剧情,去擂鼓山参加聋哑老人苏星河布置的珍珑棋局。”

段誉心里忽然还想到一件重要的事,那就是在这段剧情里,木郎君才是真正难缠的角色。

然后,段誉也没有去理会,倒在地上兀自在为霍宝玉哭泣的黄小苏。

因为这个女子对他来说,没有什么吸引力。

段誉当即下山,在林子里寻得自己的青總马,这家伙还系在一棵松树之下,悠闲自在的啃食草叶。

“好家伙,你居然还没有被野兽吃掉,我很看好你。”段誉悠然一笑,就解开青總马的缰绳,翻身上马。

若是这马儿能听得懂人言,肯定会被气得吐血,因为段誉当时上华山的时候,将它就随便的栓在一棵松树上,也顾不得是否会有野兽来将马儿吃掉。

策马下山,罡风劲吹,倾斜险峻的华山,纵马而下,很是畅快的感觉。

不久之后,段誉就到了华山脚下,就骑马沿着官道一路行去。

在武林要打探消息,最为便捷的地方,当然就是官道附近的客栈了。

因为这些客栈里往往会汇聚来自四面八方的武林人士,他们走南闯北,能够知道最新的武林小道消息。

段誉走进一家比较大的客栈,客人挺多,段誉随便选了个位置坐下,点了酒菜,就听着这些武林人士们谈话。

果然还是那样,武林人士们聚在客栈里,就喜欢一边喝酒吃肉,一边畅谈议论如今武林之中的大事。

“听说了么?就连华山掌门黄飞扬都死在了神秘的白衣剑客的剑侠,咱们中原武林此次遭遇大劫了啊!”有人忧心忡忡的道。

“怕个鸟,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我不信白衣剑客会随便找咱们这些小人物干架!”也有人很不在乎。

“据我所知,且不说整个中原武林,就是咱们北方这一带,就有好几个高手能够收拾白衣剑客。”一个穷酸书生,手摇破折扇,很自信的道。

“你且说说,是哪三个人?”众人好奇的问道。

穷酸书生抓了一把油炸花生米,一股脑儿的丢进嘴里,再好整以暇的喝了一杯酒,爽快的吁了一口气,才道:“要说这三位高手啊!第一个就是五色帆船的主人,在东海之上傲啸如君王一般的紫衣侯,他成名已久,武功深不可测;

第二个就是水天姬,她是五行魔宫之白水宫主水娘娘之女,才二十多岁就达到了先天实丹境界,还擅长许多独门绝技;

第三个高手嘛,向来嫉恶如仇,打抱不平,他就是绰号‘乱世人龙’的公孙红,其虬龙棍之凌厉,多半能将白衣剑客击败。”

听得穷酸书生说出这三个人的名字,众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段誉听了没多大的感觉,因为他从不相信虚名,只有亲眼见到其发挥实力才会相信。

这时,有一个肥头大耳的如同商人一般的中年人笑道:“你们的消息并不灵通,白衣剑客自从昨天下了华山之后,就扬言要挑战东海之滨,五色帆船的主人,紫衣侯!”

“这么说来,又将是一场恶战。料想在海边没有什么偏僻之地,说不定咱们可以大饱眼福,亲眼观看这惊世一战!”穷酸书生很是激动的将破旧折扇合拢,嘿嘿的猥琐笑道。

客栈里的众人们听得此言,都嚷嚷着要去东海之滨,看这场比华山之巅决战更为惊心动魄的战斗。

须知紫衣侯成名十几年了,人们都很好奇他能否阻挡神秘白衣剑客的锋锐势头。

段誉吃饱喝足之后,就出门,策马往东海赶去。

“我记得以前看原著的时候,由于黑川大臧不习惯在船上战斗,以至于施展出绝招“燕返”有了些许方位的偏差,况且紫衣侯的实力很强,拼命之下,勉强胜了他半招。”

段誉心道:“不过如今我所遇到的这些事都发生了不少的偏差,说不定此战的结果根本不是这样,只有亲眼见到才能明白究竟。”

段誉还是希望紫衣侯败在黑川大臧的剑下,因为段誉还没有真的跟黑川大臧正面对决,若是黑川大臧死得太早,段誉就失去了一个很好的磨砺对手。

赶路之际,段誉忽然想起了一个很有趣的人,那就是刁蛮古怪的小公主,也就是紫衣侯的女儿,也不知这次能否见到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