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一三七章段誉、乔峰战群雄(中)第2更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段誉施展出最近自创的斩龙快剑,大喝一声:“斩龙剑之龙翔天际!”

赤红长剑泛着耀眼的红芒,段誉双手持剑旋转着刺出,恰似一条火龙在聚贤庄大厅里飞腾。

“啊……”

惨叫之声连续响起,赤红长剑已经沥血。

一个使用镔铁月牙铲的黑脸汉子,站的角度比较好,暴起发难,抡起月牙铲往段誉的腰间斩去。

“小子纳命来!”黑脸汉子很有把握,大吼一声。

段誉反应极快,在空中灵敏的一个变招,兔起鹘落,侧身一剑刺去。

镔铁月牙铲刚好没斩到段誉,月刃映着大厅里的烛光,有些森寒。

与此同时,赤红长剑赫然刺在了黑脸汉子的喉咙里,他瞪大了眼睛,想要说些什么,但喉咙里咯咯作响,终究说不出,段誉一脚将黑脸汉子踹开。

“斩龙剑之穿山寻龙!”

这一招是根据连城剑法里的好几式剑法融合而成,去掉了一些繁复的变化,是以剑势更为凌厉。

“小贼休得猖狂!我赵钱孙来收拾你。”说话之人是一个容貌猥琐,两鬓斑白的半大老头儿,正是那个自称为“赵钱孙李,周吴郑王”的无名氏“赵钱孙”。

此刻,右侧一记柔和的掌力虚飘飘拍来。

这一掌力道虽柔,但显然蕴有浑厚内力,在段誉看来,赵钱孙至少是后天巅峰武者,况且此人有多年的厮杀战斗经验,不可小觑。

段誉挥动赤红长剑与之拆解了几招,赵钱孙一声怪叫,又郑重的拍出第二掌。掌力如同排山倒海一般,周围的几张椅子都化为齑粉。

段誉的剑更迅猛,一剑刺去,赫然是刺向赵钱孙的掌心。

赵钱孙感到了凛然剑气的威胁,心里有些害怕,但他掌力已经用老,难以变招。

身旁一个女子喝道:“不要命么?”将他往斜里一拉,避开了段誉正面这一剑。

但段誉的剑芒还是汹涌向前刺出两丈之外,赵钱孙身后的三人首当其冲,只听得“啊,啊,啊”的三声惨叫,三人都飞了起来,倒在地上死得透了。

赵钱孙回头一看,见拉他的乃是谭婆,心中一喜,说道:“小娟,是你救了我一命。”

谭婆道:“别废话,我攻左,你攻右,一起杀了这小子。”

赵钱孙一个“好”字才出口,只见一个矮瘦老者向乔峰跃了过去,却是谭公。

谭公身材矮小,武功却着实了得,左掌拍出,右掌疾跟而至,左掌一缩回,又加在右掌的掌力之上。

他这连环三掌,便如三个浪头一般,后浪推前浪,并力齐发,比之他单掌掌力大了三倍,身前淡蓝的内力翻涌,如真的沧海浪涛一般。

段誉叫道:“好一个‘长江三叠浪’!”

他果断使出一招“登高壮观天地间,大江茫茫去不还。”

赤红的剑芒和淡蓝的掌力相对,谭公不由得被震退几步,闷哼一声,眼看要吐血,但为了尊严,还是将这口血生生的吞了回去。

刹那间,赵钱孙和谭婆也已攻到,跟着二十多个武林豪客等纷纷加入战团。

段誉根本不识得这些人,但今天这个局面已经是无法善了,解释多说已是无用,只有实战不休了!

另一边,乔峰先是施展了几招降龙十八掌,用大量的内力当先击杀了三十多个武林豪客。

但此降龙十八掌不可繁复使用,太过消耗内力。

况且乔峰又不是只会降龙十八掌,他未加入丐帮之时,是跟随少林寺的玄苦大师学习少林功夫,武功根基颇为扎实,许多拳脚功夫都会,比如什么劈空神拳、擒龙功、罗汉拳等等。

此时,丐帮徐长老、传功长老、陈长老等纷纷加入对付乔峰的战团。

传功长老叫道:“乔兄弟,契丹和大宋势不两立,咱们公而忘私,老哥哥要得罪了。”

乔峰道:“绝交酒也喝过了,我们不再是兄弟。看招!”

对于曾经的兄弟们,乔峰虽然喝过绝交酒,但是他这样重义轻生的好汉,岂会真的忘了往昔情义?

因此乔峰非但不欲伤他们性命,甚至不愿他们在外人之前出丑,一脚踢出,忽尔中途转向,快刀祁六一声怪叫,飞身而起。

他手中单刀本是运劲向乔峰头上砍去,身子高飞,这一刀仍猛力砍出,嗒的一声,砍在大厅的横梁之上,深入尺许。快刀祁六这口刀是他成名的利器,今日面临大敌,哪肯放手?右手牢牢的把住刀柄。

这么一来,身子便高高吊在半空。这情形本来很古怪可笑,但大厅上群豪均面临生死关头,有谁敢分心去多瞧他一眼?谁有这等闲情逸致来笑上一笑?

几个呼吸的时间,但凡是冲到近前的都被乔峰以重手段轰杀,并不是他残忍凶狠,而是都在拼命,谁还顾忌那么多?你饶敌人一命,不出全力,那么敌人是不会手软的。

如此一来,群豪们都往周围退开了些,都有些怕了。

不远之处,段誉也杀了不少江湖豪客,他此刻施展出连城剑法,招数精妙,还有凌波微步能周旋,自己没有危险,而敌人却是一个个的倒下。

见得局势僵持,段誉就呼喊道:“黄须儿何在?你也过来战斗吧。”

“属下遵命!”黄须儿大吼一声,就跃过来参加战斗,他身高九尺,运转刚入门的铁布衫,施展改造之后很契合自己的大力鹰爪功,如同一只大雕一般在人群里冲撞。

兵器的交击之声和呼喝惨叫响彻聚贤庄上空,此战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

薛神医医道极精,武功却算不得是第一流人物。他于医道一门,原有过人的天才,几乎是不学而会。

他自幼好武,师父苏星河更是一位武学深湛的了不起人物,但在某一年,薛神医和七个师兄弟同时被师父开革出门。

他不肯另投明师,于是别出心裁,以治病与人交换武功,东学一招,西学一武,武学之博,可说江湖上极为罕有,但坏也就坏在这个“博”字上,这一博,贪多嚼不烂,就没一门功夫是真正练到了家的。

他医术如神之名远扬,所到之处,人人都敬他三分。他向人请教武功,旁人多半是随口恭维几句,为了讨好他,往往言过其实,谁也不跟他当真。他自不免沾沾自喜,总觉得天下武功,大半在我胸中矣。

此时一见乔峰、段誉和群雄博斗,出手之快,落手之重,实是生平做梦也想象不到,不由得脸如死灰,一颗心怦怦乱跳,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更不用说上前动手了。

他靠墙而立,心中惧意越来越盛,但若就此悄悄退出大厅,终究说不过去,一斜眼间,只见一位老僧站在身边,正是玄难。他突然想起一事,大是惭愧,向玄难道:“适我有一句言语,极是失礼,大师勿怪才好。”

玄难大师全神贯注的在瞧着乔峰,对薛神医的话全没听见,待他说了两遍,这才一怔,问道:“什么话失礼了?”

薛神医道:“我先前言道:‘乔峰孤身一人,进少林,出少林,毫发不伤,还掳去了一位少林高僧,这句奇了!’”

玄难道:“此话怎讲?”

薛神医歉然道:“这乔峰武功之高,实是世上罕有其匹。我此刻才知他进出少林,伤人掳人,来去自如,原是极难拦阻。”

他这几句话本意是向玄难道歉,但玄难听在耳中,却是加倍的不受用,哼了一声,道:“薛神医想考较考较少林派的功夫,是也不是?”

不等他回答,便即缓步而前,大袖飘动,袖底呼呼的拳力向乔峰发出。

他这门功夫乃少林寺七十二绝技之一,叫作“袖里乾坤”,衣袖拂起,拳劲却在袖底发出。少林高僧自来以参禅学佛为本,练武习拳为末,嗔怒已然犯戒,何况出手伤人?

但少林派数百年来以武学为天下之宗,又岂能不动拳脚,这路“袖里乾坤”拳藏袖底,形相便雅观得多。

衣袖似是拳劲的掩饰,使敌人无法看到拳势来路,攻他个措手不及。殊不知衣袖之上,却也蓄有极凌厉的招数和劲力,要是敌人全神贯注的拆解他袖底所藏拳招,他便转宾为主,以袖力伤人。

段誉瞥眼见得那边的战况,也很惊讶,知道高手们多半去对付乔峰了,自己这边的杂鱼比较多。

“也罢,能够为乔大哥分担些压力也是好的,作兄弟就要尽心尽力。”段誉心道,于是专心对敌,剑法更快。

乔峰见他攻到,两只宽大的衣袖被内力鼓荡,如同船帆,威势非同小可,大声喝道:“袖里乾坤,果然了得!”

呼的一掌,拍向他衣袖。乔峰这一掌凝聚了极为磅礴的内力,只听得嗤嗤声响,两股力道相互激荡,突然间大厅上似有数十只灰蝶上下翻飞。

群雄都是一惊,凝神看时,原来这许多灰色的蝴蝶都是玄难的衣袖所化,当即转眼向他身上看去,只见他光了一双膀子,露出瘦骨棱棱的两条长臂,模样甚是难看。原来两人内力冲激,僧袍的衣袖如何禁受得住?登时被撕得粉碎。

乔峰很睿智,他知道敌人所依仗的优势往往也是其破绽所在。

这么一来,玄难既无衣袖,袖里自然也就没有“乾坤”了。他狂怒之下,脸色铁青,乔峰只如此一掌,便破了他的成名绝技,今日丢的脸实太大,双臂直上直下,猛攻而前。

众人尽皆识得,那是江湖上流传颇广的“太祖长拳”。宋太祖赵匡胤以一对拳头,一条杆棒,打下了大宋锦绣江山。

自来帝皇,从无如宋太祖之神勇者。

那一套“太祖长拳”和“太祖棒”,当时是武林中最为流行的武功,就算不会使的,看也看得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