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一三一章未蜕变的游坦之(第2更)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究竟是为了何事,你在此大打出手,要是任意欺负人,那我就不会让你再继续错下去了。”段誉盯着黄须儿道。

“是这样的,我此次从大理出来,是打算前往少林寺学武,毕竟大理没有适合我这个体质的武功。途经此地,许多天都没吃个饱,也没喝酒,入得这个茶棚,主人家也只卖与我一些煎饼和茶水。

但不多时,我就闻得有鸡肉的香气,然后又见得茶棚主人家从里屋端出一个青花酒坛。我当时就问他为何有酒肉也不肯卖与我,他就说这酒肉是富贵人吃得起的,不是我这种草莽能够享受的。

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不知尊严为何物的奴隶了,是段大哥你告诉我,男人最重要的就是尊严!

然后我就将主人家揍了一顿,喝酒吃肉且不提,然后就有这几个蠢鸟,他们仗着人多要与茶棚主人家报仇,跟我厮打,我三拳两脚就把他们放翻,接着恰好段大哥你就从此路过。”黄须儿这大半年在大理皇宫渐渐识字,说话也变得流利起来了。

段誉遂盯着茶棚老板,淡笑道:“你自己不也是穷苦人家么?怎么却羞辱别人是草莽,不配吃你这的酒肉?”

段誉对这样的势力小人向来没有什么好感,因此出言嘲讽。

那茶棚老板是个瘦小的中年人,看起来很老实巴交的样子,他赶紧过来,谦恭无比的道:“公子爷,你须得为小的做主啊!分明是这莽汉无理取闹,不是我故意羞辱他。

这雉鸡肉是聚贤庄的游少庄主打猎带回来的,顺便放在我这烹煮,而这青花酒坛里装着的酒,也是聚贤庄游少庄主以前寄存在这里的。

游少庄主今个儿早上将打猎得到的雉鸡交付于我,就吩咐烹煮好之后,将一切都准备好,他稍后就请些朋友过来吃肉喝酒。

因此我才顺口说这酒肉是富贵人吃得起的,不是莽汉这种草莽能够享受的。”

“好一个聚贤庄游少庄主,莫非就是那个悲剧的游坦之么?”段誉心道。

沉默了一会儿,段誉其实是在想着原著里游坦之家破人亡之后,流落江湖,然后爱上了不该爱的阿紫,阴差阳错之下在冰蚕的促进之下,连成了易筋经内功,却被全冠清引入歧途,在少林寺一战里被乔峰击败,身败名裂。

后来他为了阿紫,眼睛都肯挖出来给她,最后也为她而死,苦情痴情莫过于此。

但他的悲剧人生的根源却因为无知,年少不学无术,整天声色犬马,待得家破人亡,深受打击,失去了人生意义,结果发现阿紫略带邪恶的美,就误以为追求她就是人生的意义,然后被坏人误导,也不以为意,还以为爱就是尽力的讨好阿紫,无论为她做任何事都行。

回想了一会儿那些原著的剧情,段誉长吁一口气,道:“你说的那个聚贤庄的游少庄主,本名叫做游坦之么?”

“咦,游少庄主年纪轻轻,武功也不算好,成天在这一带厮混玩乐,怎么在江湖里这么有名气?连公子爷你从大理而来,也知晓他的名字。”茶棚老板很是诧异。

“也好,反正迟早要遇到的,今天相见一面也不错。老板你去将煮好的雉鸡肉和酒坛都端过来。”段誉爽快的笑道。

那几个挨了打的青年汉子都躲在角落里,知道黄须儿厉害之后,他们可不敢再造次。

段誉也不跟他们说什么话,茶棚老板已经将酒肉端来,段誉笑道:“王姑娘,咱们忙了一天,也没吃过东西,现在好酒好肉就摆在眼前,真是不吃白不吃啊!”

王语嫣巧笑嫣然,其实当一个男子说的话只是有一点好笑,而女子却笑得很开心的样子,那么从普遍意义来说,这个女子就对此男子有了不少好感。

“哼,老板,你说我家公子爷是否富贵人家,有资格吃的这酒肉否?”黄须儿仍然向茶棚老板嘲讽道。

“吃得,当然吃得,这位公子爷俊雅且不失豪杰之气,真是小的生平仅见啊!”茶棚老板连忙奉承道。

王语嫣看着这一幕,心里忽然觉得黄须儿对段誉的尊敬态度,就如同包不同他们四个家臣对于慕容复的尊崇。

她也没有多想,因为她也饿了,纵然是绝美之人,饿了一整天,水米不进,忽然有鲜美的雉鸡肉摆在面前,岂能不食指大动?

神仙姐姐王语嫣也只是从气质上来说,如同不食人间烟火,餐风饮露,但这显然是打个比方而已。

段誉、王语嫣和黄须儿饱餐了一顿,酒肉都已经殆尽。

这时茶棚之外马蹄声响,还有轻佻的呼哨之声,很明显是那些惯常于厮混玩乐的少爷习惯。

段誉回头一看,但见一个相貌普通,脸比较白,身高七尺,身形单薄的青年走进来,身后还跟着两个身高八尺的壮汉。

他们的态度都很嚣张,一进入茶棚就看到兄弟们被打了,桌子之上的许多鸡骨头,还有酒碗里的残酒,顿时就怒了。

“哪里来的混账东西,敢打本少的兄弟,吃本少的酒肉,也不打听一下,这里是什么地界,谁家的地盘!”为首的消瘦青年拍了一下桌子,很狂妄的吼道。

段誉明白了,这家伙应该就是游坦之了,只不过他现在的性格跟将来家破人亡之后,被阿紫迷住之后是大相径庭的,毕竟他现在还是一个温室里的花朵,可无忧无虑的玩乐。

“我确实不知这里是谁家的地盘,还请赐教?”段誉淡笑道。

他身后的一个壮汉站出来道:“你小子还真是不识好歹的外乡人,这里是聚贤庄的地盘,而你眼前的这位公子就是聚贤庄的游少庄主。”

“那么你们呢?看起来武功很不错啊!”段誉继续保持很好的态度,微笑问道。

“你还有点眼力,听说过山东単正吧?那是我父亲,我叫单雄,这位是我四哥单豪。”壮汉很骄傲的道。

段誉心中顿时了然,之前在杏子林里就见过单正,是他护送马夫人到杏子林里的,他的五个儿子想必也都来了。不过他们一家人都是很自大啊,今天少不得要教训他们一番。”

“那么请问今天的事情怎么解决呢?”段誉问道。

“很简单,你赔一千两银子,然后再让我们打一顿,这事就揭过去了。”游坦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