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无广告 在线阅读-九点小说网 快速收藏本站:Ctrl+D

第一三〇章乔峰何去何从(第1更)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段誉最后瞥了一眼郝连铁树的无头尸体,心道:“谁能想到西夏一品堂的将领郝连铁树,会默然无闻的死在这个偏僻的小寺庙里?总之,他这算是多行不义必自毙。”

    也不理会丐帮众人,段誉大步走出天宁寺,大殿里的血腥味儿不甚好闻。

    丐帮众人在后边议论纷纷,段誉也并不想知道,

    他在寺院门口跟王语嫣、阿朱阿碧汇合,两人分别乘坐一匹马,刚驱马踏上官道,马蹄声响,大道上一骑疾驰而来,段誉远远见到正是乔峰,遂挥手呼喊道:“大哥!”

    “好兄弟,别来无恙。”乔峰也很高兴。

    原来乔峰救了阿朱、阿碧二女之后,得知丐帮众兄弟为西夏人所擒,心下焦急,四处追寻。

    但江南乡间处处稻田桑地,水道陆路,纵横交叉,不比北方道路单调,乔峰寻了大半天,好容易又撞到天宁寺的那两个小沙弥,问明方向,这才赶向天宁寺来。

    这时丐帮众人都从天宁寺出来,看到乔峰,都有些尴尬。

    不过绝大多数弟子都还是如往常一般行礼,道:“属下参见乔帮主!”

    “我再不是你们帮主了,打狗棒也还给你们,以后大路朝天,各走一边罢。”乔峰道。

    宋长老忽然上前大声道:“帮主,昨天在杏子林中,本帮派在西夏的探子送来紧急军情,徐长老自作主张,不许你看,你道那是什么?徐长老,快拿出来给帮主看。”言语之间已颇不客气。

    徐长老脸有惭色,取出本来藏在蜡丸中的那小纸团,叹道:“是我错了。”递给乔峰。

    乔峰摇头不接。宋长老夹手抢过,摊开那张薄薄的皱纸,大声读道:“

    启禀帮主:属下探得,西夏赫连铁树将军率同大批一品堂好手,前来中原,想对付我帮。他们有一样厉害毒气,放出来时全无气息,令人不知不觉的就动弹不得。

    跟他们见面之时,千万要先塞住鼻孔,或者先打倒他们的头脑,抢来臭得要命的解药,否则危险万分。要紧,要紧。大信舵属下易大彪火急禀报。”

    宋长老读罢,与吴长老、奚长老等齐向徐长老怒目而视。

    白世镜道:“易大彪兄弟这个火急禀报,倒是及时赶到的,可惜咱们没及时拆阅。好在众兄弟只受了一场鸟气,倒也无人受到损伤。帮主,咱们都得向你请罪才是。你大仁大义,唉,当真没得说的。”

    吴长老道:“帮主,你一离开,大伙儿便即着了道儿,若不是这位段公子来相救,丐帮就会全军覆没。自古道,蛇无头不行,你不回来主持大局,做大伙儿的头儿,那是决计不成的。”

    乔峰转头看向段誉,笑道:“兄弟,你真是好样的。”

    “顺手为之,不足为奇。”段誉也笑道。

    气氛沉默了一会儿,乔峰长叹一声,说道:“各位均已脱险,乔峰就此别过。”

    说着一抱拳,翻身上马,鞭子一扬,疾驰而去。

    忽听得徐长老叫道:“乔峰,将打狗棒留了下来。”

    乔峰陡地勒马,道:“打狗棒?在杏林之中,我不是已交了出来了吗?”

    徐长老道:“咱们失手遭擒,打狗棒落在西夏众恶狗手中。此时遍寻不见,想必又为你取去。”

    乔峰仰天长笑,声音悲凉,大声道:“我乔峰和丐帮再无瓜葛,要这打狗棒何用?徐长老,你也将乔峰瞧得忒也小了。”双腿一挟,胯下马匹四蹄翻飞,向北驰去。

    乔峰自幼父母对他慈爱抚育,及后得少林僧玄苦大师授艺,再拜丐帮汪帮主为师,行走江湖,虽然多历艰险,但师父朋友,无不对他赤心相待。

    这两天中,却是天地间陡起风波,一向威名赫赫、至诚仁义的帮主,竟给人认作是卖国害民、无耻无信的小人。他任由坐骑信步而行,心中混乱已极:“倘若我真是契丹人,过去十余年中,我杀了不少契丹人,破败了不少契丹的图谋,岂不是大大的不忠?

    如果我父母确是在雁门关外为汉人害死,我反拜杀害父母的仇人为师,三十年来认别人为父为母,岂不是大大的不孝?

    乔峰啊乔峰,你如此不忠不孝,有何面目立于天地之间?

    倘若三槐公不是我的父亲,那么我自也不是乔峰了?我姓什么?我亲生父亲给我起了什么名字?

    嘿嘿,我不但不忠不孝,抑且无名无姓。”

    转念又想:“可是,说不定这一切都是出于一个大奸大恶之人的诬陷,我乔峰堂堂大丈夫,给人摆布得身败名裂,万劫不复,倘若激于一时之愤,就此一走了之,对丐帮从此不闻不问岂非枉自让奸人阴谋得逞?嗯,总而言之,必得查究明白才是。”

    乔峰遂心下盘算,第一步是赶回河南少室山,向三槐公询问自己的身世来历,第二步是入少林寺叩见受业恩师玄苦大师,请他赐示真相,这两人对自己素来爱护有加,决不致有所隐瞒。

    筹算既定,心下便不烦恼。

    他从前是丐帮之主,行走江湖,当真是四海如家,此刻不但不能再到各处分舵食宿,而且为了免惹麻烦,反而处处避道而行,不与丐帮中的旧属相见。只行得两天,身边零钱花尽,只得将那匹从西夏人处夺来的马匹卖了,以作盘缠。

    ……

    段誉见大哥乔峰向北疾驰而去,本待策马追过去,与他同行,毕竟段誉知道接下来乔峰会进一步的遭到冤枉。他的老子萧远山杀害乔氏夫妇,以及玄苦大师和诸多更当年雁门关一役有关之人。

    本来说,段誉打算提醒他此次回去很可能被冤枉,但是要救那些即将被萧远山杀害的人,是费力不讨好的事,这其中的原因很复杂。

    “大哥的英雄之路很坎坷,是在不断的被冤枉和坚持之中走出来的英雄路,这是他的人生,我还是坚持以前的决定,只要让他的塞山牛羊的许约不成空就行。”

    段誉心道:“大哥乔峰这一生最伤心痛苦的并不是被武林所唾弃和不断的冤枉,更不是被追杀,让他痛彻心扉的是错手杀了自己最心爱的人阿朱,我不会让这惨剧发生的。”

    “段公子,你在想什么呢?”王语嫣跟段誉同乘一匹黄骠马,她见段誉半天也不吭一声,还以为他起了什么坏心思。

    回头一看,却见段誉双目望着远方,怔怔的出神,语嫣心里顿时感到很好奇。

    “其实呢,我在想你。你信吗?”段誉悠然一笑道。

    语嫣俏脸有些微红,不过有些不高兴的道:“你还是端庄些,不要说这些轻薄言语,况且我好端端的在你面前,要你想作甚?”

    段誉暂时不去想关于大哥乔峰的烦心事,反正到时候自己尽力去做好自己作为兄弟应该做的就行了,只要无愧于心。

    心里做了这个决定,他也就没有什么挂碍,顿时策马疾行。道路有些崎岖颠簸,语嫣不时的就跟段誉有些肢体上的接触,倒也略微旖旎。但是段誉采取的是长远的对策,因此没有着急做更进一步的事。

    “段公子和王姑娘这是怎么了?骑着马跑那么快,我们又不着急赶路。”阿碧不解道。

    “我看他俩很像一对儿啊!”阿朱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道。

    “王姑娘不是和慕容公子向来情投意合,两情相悦么?”阿碧很是疑惑。

    两人闲言碎语了一阵,阿朱终究还是作出了自己的决定,她就纵马往北而去。

    “阿朱姐姐,咱们难道不回姑苏燕子坞么?”阿碧道。

    “反正公子爷和包三哥他们也都在江湖里闯荡,咱们也去外边见见世面。”阿朱微笑道。其实她心里很仰慕乔峰,觉得他就如同雄狮一般威武,给人极强的安全感。而且铮铮的侠骨,和为人处世的豪爽,无不让阿朱倾心,此去也是去看看乔峰接下来会如何。

    另一边,段誉带着王语嫣沿着官道,策马任意而行,前方的茶棚里忽然传来打斗之声。

    “江湖里有架打的地方还真多。”段誉笑着赶过去。

    但见一个身高近乎两米的铁塔一般的壮汉,在暴揍一群青年汉子,这根本是一边倒的局面。

    但是段誉没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因为这个正在打人的壮汉是段誉认识的,而且据他所知这家伙是个憨厚老实的人。

    “黄须儿,你不在大理好好呆着,却到江南之地打架作甚?”段誉道。

    他的声音并不大,但是运了些先天虚丹境界的内力,就算茶棚里的叫唤厮打声响彻,里边的人也能清晰的听见段誉所说的话。

    黄须儿就是当初段誉在大理相救的一个奴隶,此人天生神力,没有练过武功的时候,就力能扛鼎,也不知这大半年他在大理武功练得怎样了。

    “啊,原来是段大哥!”黄须儿原本一脸凶恶的表情被慌张和惊喜而取代,连忙跪拜在地。

    “快起来,自家兄弟还需要如此多礼吗?”段誉翻身下马,并且扶着王语嫣下来。

    茶棚里的人都惊讶得合不拢嘴,想不到如此一条莽汉,见到段誉就跪拜,如此恭敬,都在猜测段誉的身份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