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一二七章语嫣你是神仙般人物(2更)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其实王语嫣看那么多武功典籍,都是为了跟表哥慕容复有共同语嫣,而且她虽然没有练过武功,但是在武学一途其实天赋极高,博闻强识,还有很多自己的见解。

段誉也明白,刚才王语嫣说那些看似很厉害的样子,其实天下武林的武功还有许多厉害的秘笈没有被收进还施水阁里,王语嫣的眼界还不算真正的广阔。

“就算是我练的北冥神功,凌波微步和一阳指,以及刚开始练的六脉神剑,都不是王语嫣所了解的。天下之大,武功多不胜数,谁能真正的博知?”

段誉心道,“况且还有一些天才还能自创武功,比如那个叫黄裳的家伙。皇帝派他收集天下道藏,他本是文官,却由此开始练武。

后来派他去剿灭明教,虽然显露了威风,但却以至于惹得仇家将他家人尽皆屠戮,而他也被那些明教高手请来的许多江湖高手打得重伤,后来他隐居起来,苦思各家武功的破解之法,自创九阴真经。

他也是这个时代的人,试问,王语嫣和慕容复他们知道这些么?看过九阴真经么?

熟知百家武功倒是可以这么说,但却说天下武功,尽在姑苏燕子坞的还施水阁,真是贻笑大方。”

(苍山负雪曾曰过:“况且,评论武功和练武功是两码事,这就好比有些看书的人不知写书辛苦,专爱挑毛病,评论起来可谓穷凶极恶,不把作者气得吐血三升,决不罢休。

但要真的让这些挑刺的人去写本书,他们就会明白写书是多么辛苦的事了,难免会出现一些破绽,这就跟看别人施展武功一般,当然是旁观者清。但要让他去施展几招剑法,也一样是破绽多多。提建议可以,但挑刺就真的很没道德了。”

话说,这厮苍山负雪是谁呢?)

这些想法都在段誉心里一闪而过,只有刹那的时间而已,他悠然走过去,坐在王语嫣旁边,道:“王姑娘,这大雨还要下一会儿,咱们只好等着了。”

段誉没有盯着她看,这让王语嫣没那么尴尬了,她轻声道:“是啊,很感谢这次你护我周全。“

“对了,刚才李延宗走的时候抛下了一个瓷瓶,很可能是解药,我且拿来看看。”段誉遂过去将那瓷瓶从稻草堆里捡起。

见瓶上写着八个篆字:“悲酥清风,嗅之即解”。

段誉拔开瓶塞,一股奇臭难当的气息直冲入鼻,急忙盖上瓶塞,叫道:“臭之极矣!尤甚于身入鲍鱼之肆!不过良药苦口利于病,多半是解药,试试吧!”

王语嫣点头“嗯”了一声,段誉遂拿着瓷瓶走到她身前,拔开瓶塞,送到她鼻边。

王语嫣用力嗅了一下,惊道:“啊哟,当真臭得紧。”

她皱起眉头,伸手掩住鼻孔,笑道:“我宁可手足不会动弹,也不闻这臭东西……啊!我的手,我的手会动了!”

原来她在不知不觉之间,右手竟已举了起来,掩住了鼻孔,在此以前,便要按住身上披着的衣衫,也是十分费力,十分艰难。

她欣喜之下,从段誉手中接过瓷瓶,用力吸气,既知这臭气极具灵效,那就不再害怕,再吸得几下,肢体间软洋洋的无力之感渐渐消失,向段誉道:“段公子,我很好奇,当时在杏子林里,你就站在我身边,却没有中这悲酥清风之毒呢?而且你好似很了解此物。”

“我家的藏书很多的,而且多是杂书,我看得多了,也就于江湖里的闲事知道得多。就如同王姑娘你波澜武学典籍,出口就能说出别人的武功家数和破绽所在。”段誉信口而说了一个还算过得去的善意谎言。

“原来如此,段公子,我感觉你很神秘,将来的成就肯定不凡。”王语嫣道。

“我正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呢!”段誉盯着王语嫣的美眸,微笑道。

让女子感受到你的上进心也是很好的一个展示价值的方法,原著的段誉就是因为表现得不务正业,除了语嫣就心无所求,因此王语嫣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都没对他有感觉。

事实上,原著段誉在缥缈峰的那一次救王语嫣是最能打动她的,不过是因为段誉自己不太懂,因此错失良机。

“我至少要比原著的段誉早些让语嫣产生真正的情愫,而不是等到在西夏的时候,慕容复根本不要语嫣,而将她推入枯井底,再回心转意。”段誉心道。

若是王语嫣能知道段誉现在心中所想,肯定会愤怒无比,好在人心里怎么想,只要不说出来,别人是不知道的,可以任意的遐想。

两人都沉默了许久,因为刚才短短的一个多时辰,就发生了太多的事,真的需要好好的静下心来,才能平复激动的心情。

又过了半个时辰,大雨终于止歇。

段誉和王语嫣走出了磨坊。

王语嫣沉吟道:“段公子,你想那姓李的西夏武士,为什么要送解药给我?”

“很可能是他觉得王姑娘你武学上的造诣远胜于他,而且见你如此美丽,如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是神仙般的人物,因此他打算献点殷勤,让你稍微记得他的好。是以他就将解药留下了。”段誉道。

“你又在瞎说了,也只有你这样的文人雅士会在意美貌,说什么我像神仙般的人物,真真的可笑。但那粗鲁的西夏武士,估计不会在意我,他刚才肩膀被你刺了一剑,对你很忌惮。”王语嫣道,他听得段誉如此称赞他的美貌,心里泛起一层涟漪,但表面却装出不在乎的样子。

她从小生活在曼陀山庄,很少出来,而她周围的丫鬟和仆人们都没称赞过她的美貌,因此她也不觉得自己有多美。

况且就算人们都如此称赞,就之前段誉跟她发生的那些事,也足矣让她对段誉的印象很深,在心里留下了难以抹去的印记。

段誉见她忽有娇羞之意,转移话题,说道:“我拚着性命不要,定要让你周全,不料你固安然无恙,而我一条小命居然也还活了下来,可算便宜之至。”

王语嫣嫣然一笑,旋即道:“说不定又会有大批西夏武士到来,咱们须得急速离开才好。你说到那里去呢?”她心中所想的其实是去找表哥,但就这么直截了当的说出来,又觉不好意思。

“丐帮的众位英雄好汉都中了这‘悲酥清风’之毒,咱们既然得到了解药,拿去给他们嗅上几嗅。也算是丐帮欠咱们一个人情了!对了,之前在杏子林里逃得匆忙,我只救得你一个人,还有阿朱阿碧落入了敌人手里,咱们得前去看看,见机行事,设法相救。”段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