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一二四章帮语嫣换衣服(第1更)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天地之间连成一片雨幕,水雾蒙蒙,看不真切。

段誉策马来到那个小磨坊边,飘然跃下马来,接着轻轻的将王语嫣抱下来,然后横抱着来到小磨坊门口。

门是紧紧掩着的,段誉左手搭在门上,内力灌注,吧嗒一声,里边的门栓断裂,他推门而进。

外边大雨铺天盖地,雨声轰鸣,但在磨坊里边却依旧那么安宁,并不算大,除了磨坊里应有的简单陈设之外,后边的位置就堆着许多的干枯稻草,里边还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以及人的哼声。

不过立即有一男一女从稻草后边探出头来,段誉放眼望去,但见他俩的衣衫不整,明白他们在此处幽会。

“这天气,暴雨说来就来,我们是进来躲雨的,有打扰之处,还请见谅则个。二位继续忙着办事,就当我们没来过好了。”段誉微笑着将王语嫣放在一堆干枯的稻草之上。

那一对青年男女面面相觑,都感到很尴尬,不由得脸红了。

“这位妹妹全身衣衫都被大雨淋湿了,我回去给她拿套干的衣衫换上,反正我们屋子离这儿不远。”须臾,那个女子倒是比较的热情好客,对于刚才的尴尬之事抛之脑后。

“多谢姑娘了。”段誉笑道。

那个女子整理了一下散乱的发髻,和凌乱的衣衫,然后就拿起一把伞出去了。而那个消瘦青年觉得在这里很不好意思,也就拿了另外一把伞追去。

片刻之后,那个女子将一套干净的衣衫拿来递给段誉,她道:“想必这是公子爷你的夫人了,你帮她换衣服吧,我就不打扰了。”

段誉心中一凛:“要我给王语嫣换衣服?其实我没意见的,但是她肯定有意见呀!而且她里边的衣服都湿透了,甚至裤子亦是如此,要都换,想着都有点……”

那个女子转身就要走,王语嫣急了,连忙呼喊道:“姐姐别走啊,这位公子是我的朋友,不是丈夫,还请姐姐帮我换衣服吧。”

“原来如此,倒是我有些孟浪了。”那个女子讪笑道。

段誉很识趣的拿着伞走出去,正好消瘦青年也在门口,其实这么大的雨,伞是不能完全遮住的,他却非得在这里等着。

“嘿,兄台,你何必跟来,在自家屋里等着不就行了?你的心上人一会儿就会回去的。”段誉悠然笑道。

消瘦青年有些猥琐的笑道:“刚才我跟她正在鱼水之乐的关键时刻,却被公子爷你打断了,现在好生难受,心里跟猫爪子在挠一般。等会儿我就带着她回去,将此事办完。”

段誉点头道:“兄台你还真是个实诚人,心里有什么想法就说出来,这一点很不错。”

“呃……”消瘦青年是乡下庄稼汉,无言以对,伸手挠着头,在那傻笑。

“啊!段公子,救命呀~”磨坊里忽然传来惊叫声,是王语嫣在呼救。

段誉反应很快,一脚就踹开磨坊的门,施展凌波微步闪烁过去。

但见那个帮王语嫣换衣服的女子已经倒在了血泊里,却是两个西夏武士从磨坊的后门进来,暴起发难,下了狠手将这女子立即斩杀。

由于西夏武士们见到王语嫣的绝美面容,都愣了一下,然后相视而笑,就要好好享受一番。

“恶贼,见鬼去吧!”段誉双手皆适用控鹤手的劲道,将这两人从一丈之外吸附过来,很精准的分别扣住他们的喉咙。

“咔嚓~咔嚓”两声几乎同时响起的脆响,这两个西夏武士就泛着白眼,脑袋歪在一边上了西天。

“不过是后天二流武者,不堪一击。”段誉将这两具尸体扔出门去。

屋外又是一声惨叫,段誉到门边一看,但见消瘦青年的脑袋都被砍了,鲜血染红了一大片的雨地。

“何人如此大胆?竟敢杀我西夏一品堂的武士?”一个小头目带着二十多个身穿黑甲的武士出现在段誉面前。

“混账东西,你们还敢恶人先告状。这一对青年男女哪里惹到你们了,非要下此杀手?也罢,我不跟你们多说废话,一并送你们下地狱吧!”段誉义愤填膺,怒喝一声,就拔出赤红长剑冲进雨幕里。

这对青年男女其实挺善良的,尤其是那个女子,还主动给王语嫣拿干净衣服换,好歹是相逢一场,段誉决定为他们报仇。

“大伙儿将这狂妄小子乱刀分尸!”小头目猖狂的咆哮道。

西夏武士的黑甲都很坚固,赤红长剑携带了五成的先天虚丹内力,居然没有将之斩裂。

段誉虽然很愤怒,但还是保持着清醒,明白不久之后慕容复会装作西夏一品堂的将领李延宗过来找茬,必须得保存大部分实力。

之所以段誉不随便用北冥神功吸取小喽啰们的内力,因为这些内力太弱,而且还有很多杂质,吸收多了反而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将之炼化提纯,很是麻烦,因此段誉一般只在对付实力不错对手的时候,见机行事吸收内力。

上次在参合庄里,段誉跟慕容复斗剑,是由于两人的修为境界差太多了,段誉一直没有机会近身。

“若是斗转星移跟北冥神功相遇,会有什么效果?”段誉心里闪过这么个念头。

接下来,段誉就避重就轻,不去对西夏武士们的甲胄出将,而是专门以快剑刺喉,划瞎眼睛,片刻之后,二十多个黑甲武士都被击杀。

还剩下一个小头目,这厮连忙抛下战刀,跪地求饶,道:“大侠饶命啊,小的是一时糊涂……”他一边求饶一边扇自己耳光。

“噗~”

段誉果断挥剑将他的这颗狗头斩落,他在穿越之前,最反感的就是那些大侠战胜了宵小之辈后,面对敌人的求饶,大侠心软的场面。

“你刚才击杀这位消瘦青年的时候,可曾想过自己也会有这样的下场?”段誉冷笑道。

这些西夏武士残忍嗜杀,段誉将他们一口气都杀了,并没有负罪感,就跟当初在琅琊山击杀秃鹰一样。

然后,段誉走进磨坊,将那个遇害女子的尸体搬出去放在了他的心上人尸体旁边,两人也算是死了也在一起。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天下苍生,如此艰难,也唯有我大哥乔峰有那杀身成仁,保护天下百姓的气概吧。”段誉对着这依旧不息的大雨叹道。

段誉自认为也可以为兄弟两肋插刀,是个重情义之人,但是要为天下的百姓牺牲,平心而论,说真实的想法,段誉可不会那么傻,因为他自己不也是百姓之中的一个么?

“其实天下百姓的概念太过模糊,乔大哥真的又能保护他们一辈子么?历史的脚步不是人力所能阻挡。”段誉心里感叹着,进磨坊,来到王语嫣身边。

这时,段誉才注意到王语嫣的衣衫是没有穿好的,肩膀那一大截,都显现在冰凉的空气里。

磨坊里有血腥味儿,也有迷人的幽香,交织起来,反而更为的让人沉醉。

王语嫣的眼里有泪珠闪闪,如同梨花带雨,让人怜惜。

段誉伸手去将王语嫣的泪珠擦拭掉,微笑道:“你定然是害怕刚才的场面吧,没事,一切都过去了,我会好好保护你的。”

“段公子,还请你帮我把衣服穿好!”王语嫣的语气带着些微怒意。

“原来语嫣不是被刚才的战斗场面吓哭的,而是感到这么的衣衫不整的展现在我面前,而有些羞惭。”段誉心中一凛,道:“不要着急,穿衣服是很简单的事,我这就帮你穿上。”

段誉本来不将这看做多么大的一件事,眼睛看着语嫣含泪的明眸,被这绝美的容颜和哀愁的样子,恰似丁香花一般,不由得有些醉了。

“难怪以前的段誉那么的为语嫣着魔,原来她确乎是有独特的吸引力,连我这样的老油条都差点深陷进去!”段誉心道。

他心里这么一走神,手搭错了地方,将本来就没有穿好的衣衫给完全的弄落下来了,只剩下里边的du兜了。

霎时间,尖叫声差点把段誉震聋,不得不说就算是再温柔的神仙姐姐,受到惊吓尖叫的时候也是这般的刺耳。

若是王语嫣的手能动,估计现在得狠狠的抽段誉一个耳光。

段誉只觉得眼前白花花的一片,有些耀眼,向来口才不错的他现在有些尴尬的不知该说什么。只有把目光继续盯着王语嫣的脸,保持比较镇定的表情。

“段公子,你究竟想怎样?我一直以为你是正人君子,没想到也是登徒浪子,哎,我只求你帮我把衣服穿好。”王语嫣带着哭腔的道。

“王姑娘你莫要哭了,我不是有意的,刚才走神了。”段誉一边解释着一边进行亡羊补牢,将双手探出,准备将这衣衫给王语嫣穿好。

他决定放长线掉大鱼,肯定不会太过放肆的。

结果,天不遂人愿,段誉又犯错了,因为他眼睛一直盯着王语嫣的脸,以至于手的位置大错而特错。

“啊~你的手,往那里摸啊!”王语嫣急道。

段誉只觉得入手很柔软,很是爽快。

眼看王语嫣就要喊救命了,段誉觉得很荒唐,自己怎么就变成坏人了?他作出了一个他自己都没有料想到的举措,或许是出自于他前世的手段,那就是直接用口,去堵住了王语嫣呼救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