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一一八章义结金兰(第1更)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乔峰抓着段誉的手就往松鹤楼外奔去,段誉来天龙世界这么久,终于遇见了大哥,心里有些激动。

两人下得楼来,乔峰越走越快,出城后更迈开大步,顺着大路疾趋而前,段誉提一口气,和他并肩而行,他已是先天虚丹境界高手,内力也算不错了,这般快步而行,却也丝毫不感心跳气喘。

乔峰向他瞧了一眼,豪爽一笑,道:“好,那么咱们比比脚力。”当即发足疾行。

段誉奔出几步,只因走得急了,足下一个踉跄,险些跌倒,他乘势向左斜出半步,这才站稳,这一下恰好踏了“凌波微步’中的步子。他无意踏了这一步,居然抢前了数尺,心中一喜,第二步走的又是“凌波微步’,便即追上了乔峰。

其实乔峰作为先天金丹境界的大高手,内力之浑厚岂是现在的段誉能比的,不过他的轻功比较粗犷,是强行提气而纵跃,没有“凌波微步”那么玄妙,因此两人并肩而快速前行,只听得风声呼呼,道旁树木纷纷从身边倒退而过。

段誉在穿越之前,看天龙小说和电视的时候,见乔峰和段誉速度差不多,但时候已久,段誉就感到有些吃力了,而乔峰的手如同铁箍一般的抓着他,以至于段誉非得加速跟上。

可谓是箭在弦上,不能不发,只有尽力而为。

“大哥再这么抓着我的手,要是待会儿不经意间运转北冥神功吸收了他的内力,就很过意不去了!我得时刻注意着,千万不要让北冥神功自行运转起来啊!”

段誉向来佩服天龙第一英雄乔峰,因此没有打算在速度之上胜过大哥乔峰。

他只是按照所学步法,加上浑厚的内力,一步步的跨将出去:归妹趋无妄,无妄转大有,大有转同人……

卦象方位都玄妙飘渺无比,有时候也不能完全按照所学步伐来踏出,而是要敏锐的查看地势,因地制宜的踏出脚步,总之“凌波微步”是太过玄妙,段誉觉得这是一门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神功。

乔峰到得后来,放开了段誉的手,大概他要爆发速度了,因此才如此。

但见乔峰一纵三丈高,踏在松树之上,咔嚓作响,然后他如同大漠的苍鹰横掠前行五丈,又猛的踏在另一棵松树之上,飞跃的速度又增了一些。

乔峰还不时的挥掌调节方向和平衡,动作豪迈而写意,顷刻间便远远赶在段誉之前。

段誉不甘落后,运转神照经内功,丹田里的先天虚丹内力翻涌而出,充斥于双足,他脚踏卦象方位,心中一片空明的状态,速度也大增,几个呼吸之后,段誉便即追了上来。

乔峰斜眼瞥了一下,但见段誉身形潇洒,犹如闲庭信步一般,飘飘然有出尘之意,好一个翩翩浊世佳公子,心下暗暗赞叹!

乔峰加快几步,又将他抛在后面,但段誉不久又即追上。

这么试了几次,乔峰已知段誉内力之强,已经达到先天境界,他心道:“这位兄弟看样子才二十来岁,居然就达到了先天境界,他的武功进境跟前些年的我也差不多,真是前途不可限量啊!”

乔峰外表豪爽洒脱,内心睿智精细,此时心中一凛,觉得要在十数里内胜过段誉并不为难,一比到三四十里,胜败之数就难说得很,比到六十里之外,自己非输不可。

他哈哈一笑,跃到地面,说道:“慕容公子,乔峰今日可服你啦。姑苏南慕容,果然名不虚传。”

段誉几步冲过了他身边,当即转身回来,听他叫自己为“慕容公子”,忙道:“小弟姓段名誉,大哥莫要认错了人。”

乔峰神色诧异,说道:“什么?你……你不是慕容复慕容公子?”

段誉微笑道:“小弟自大理来到江南,也曾在燕子坞的参合庄见过慕容复这厮,还跟他比了剑,当时我还没达到先天虚丹境界,而慕容复已经是先天实丹的高手,因此我败了。我当时不服气,与他定下了一年的决战之约,说起来我跟他算是对头了。”

乔峰的惊诧之色尚未尽去,说道:“原来是大理段公子,幸会。我是丐帮的乔峰。”

段誉虽然早就猜到了他就是乔峰,但是不能明说,因此就拱手豪爽笑道:“如今的江湖里有两大年轻高手的名声显赫:姑苏南慕容,丐帮北乔峰。而南慕容的名号可不是慕容复一个人闯出来的,而是由姑苏慕容世家的历代先辈积累出来的,但是乔大哥你却是凭着自己的一拳一脚打出的威名,小弟佩服之极!”

乔峰平时听惯了恭维的话,不过他很欣赏段誉,此刻听来,也感到很高兴,他转而沉吟道:“嗯,你是大理段氏的子弟,难怪,难怪。段兄,你到江南来有何贵干?”

段誉道:“说来惭愧,小弟是为了夺回天龙寺被抢走的半幅剑谱,追踪鸠摩智来到江南,可惜没有成功。”

当下他将大理天龙寺一战,以及追踪鸠摩智,后来在秦楼楚馆里杀了江南十三鹰里的人,还借用慕容复的名号,因此被慕容复击败后带到飞鹰堡认罪,却奋力逃出。然后他就跟江南的几位隐士高手,约秃鹰老大在琅琊山恶战一场,终于将秃鹰老大击毙。

段誉对于大哥很坦诚,将自己的一些失败的丑事也说了出来,因为对于真正的好兄弟,没必要隐瞒什么。

乔峰听后,又惊又喜,说道:“段兄,你这人十分直爽,而且英勇正义,我生平从所未遇,你我一见如故,咱俩结为金兰兄弟如何?”

段誉喜道:“小弟正有此意,求之不得。”

两人叙了年岁,乔峰比段誉大了十一岁,自然是兄长了。

当下撮土为香,向天拜了八拜,一个口称“贤弟”,一个连叫“大哥”,均是不胜之喜。

段誉道:“小弟在松鹤楼上,私听到大哥与敌人今晚订下了约会。小弟虽然武功不算很高,却也想去瞧瞧热闹。大哥能允可么?”

乔峰笑道:“贤弟年纪轻轻就突破到了先天虚丹境界,潜力极大,而且基础扎实,以后学上乘武功,那是如同探囊取物一般,绝无难处。贤弟要观看今晚的斗武,也无不可,只是生怕敌人出手狠辣阴毒,贤弟千万不可贸然现身。”

段誉喜道:“秃鹰我尚且不怕,有些对敌经验,大哥请放心。”

乔峤笑道:“此刻天时尚早,你我兄弟回到无锡城中,再去喝一会酒,然后同上惠山不迟。”

段誉听他说又要去喝酒,不由得吃了一惊,心想:“还喝啊!大哥你是酒桶么?适才喝了四十大碗酒,只过得一会儿,他又要喝酒了。”便道:“大哥,小弟和你赌酒,其实是骗你的,大哥莫怪。”当下说明怎生以内力将酒水从小指“少泽穴”中逼出。

乔峰惊道:“兄弟,你这是‘神脉神剑’的奇功么?”

段誉道:“正是,小弟目前只学会了少泽剑这一路剑法,而且还生疏得紧。”

乔峰呆了半晌,叹道:“我曾听家师说起,武林中故老相传,大理段氏有一门‘六脉神剑’的功夫,能以无形剑气杀人,也不知是真是假。原来当真有此一门神功。”

段誉道:“其实这功夫除了和大哥赌酒时作弊取巧之外,也没什么大用处。毕竟六脉神剑太耗费内力,我猜测是我段氏的先辈根据一阳指推导出来的理想剑法,也不知曾经可有人练成过?世人于这六脉神剑渲染过甚,其实失于夸大。大哥,喝酒伤肝,须适可而止,我看今日咱们不能再喝了。”

乔峰哈哈大笑,道:“贤弟规劝得是。只是愚兄体健如牛,自小爱酒,越喝越有精神,今晚大敌当前,须得多喝烈酒,多一分酒意,就多一分本事,且好好的和他们周旋一番。”

两人说着重回无锡城中,这一次不再比拚脚力,并肩缓步而行。

段誉终于拜了大哥,心情极是欢畅,闲谈了几句,忍不住问道:“大哥,你先前误认小弟为慕容公子,莫非那慕容公子的长相,与小弟有几分相似不成?”

乔峰道:“我素闻姑苏慕容氏的大名,这次来到江南,便是为他而来。听说慕容复儒雅英俊,约莫二十几岁年纪,本来比贤弟是要大着好几岁,但我决计想不到江南除了慕容复之外,另有一位武功高强、容貌俊雅的青年公子,因此认错了人,好生惭愧。”

段誉听他说慕容复“武功高强,容貌俊雅”,心中酸溜溜的极不受用,又问:“大哥远来寻他,是要结交他这个朋友么?”

乔峰叹了口气,神色黯然,摇头道:“我本来盼望得能结交这位朋友,但只怕无法如愿了。”段誉问道:“为什么?”乔峰道:“我有一个至交好友,两个多月前死于非命,人家都说是慕容复下的毒手。”

段誉凛然道:“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乔峰道:“不错。我这个朋友所受致命之伤,正是以他本人的成名绝技所施。”说到这里,声音哽咽,神情酸楚,他顿了一顿,又道:“但江湖上的事奇诡百出,人所难料,不能单凭传闻之言,便贸然定人之罪。愚兄来到江南,为的是要查明真相。”

段誉道:“真相到底如何?”乔峰摇了摇头,说道:“这时难说得很。我那朋友成名已久,为人端方,性情谦和,向来行事又极稳重,不致平白无端的去得罪慕容公子。他何以会受人暗算,实令人大惑不解。”

段誉心道:“大哥应该说的是丐帮副帮主马大元那个倒霉鬼,说什么是死在自己的绝招锁喉功之下,谁又能想到,马大元的死跟慕容复慕容博没有一丝关系,而是马大元妻子**白世静后两人**被马大元撞破,最后白世静连同全冠清将马大元给杀了,然后将这屎盆子扣在慕容氏头上而已。”

他当然知道江湖中其他的一些人死在自己的绝招之下,其实是慕容复的老子慕容博下的手。

段誉望了大哥乔峰一眼,可叹萧峰一向以豪杰立身,光明磊落,殊不知这样活着很累,他太重义气,凡事讲究证据,才会让一些小人趁机而上。乔峰却默然的承受,想寻根究底,以大局为重,但是让自己越陷越深。

如果换做段誉遇到这些事,估计非得跟这些人拼命不可。敢诬陷我?活腻味了吧。要什么证据和江湖道义,武功高就有话语权!再跳的话,降龙十八掌非得将这些跳梁小丑拍死十八次,要不再来一遍都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