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一一三章喋血琅琊山(六)(第1更)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段誉小贼,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秃鹰老大手持凤翅鎏金铛,踏着沉重的步伐,带着近乎一百个武者来到了琅琊山顶。

段誉的观察力很敏锐,但见他每走出一步,气势都在凝聚,落脚之处,地面都产生深深的裂痕。

思索了一会儿,段誉就想明白了其原因,这并不是浪费内力,而是因为秃鹰穿的靴子应该是以金属打造的,要是被他踢中一脚,很可能就会断几跟骨头,不可小觑。

“你这话就说错了,邪不胜正,这里将是你的葬身之地。”段誉淡笑道,就算面临大敌,也是仗剑而立,淡定自若,颇有大将风范。

“小贼休得狂妄,你们真以为占了上风么?这段时间以来,你们杀了我手下的不少兄弟,但那又如何?

我秃鹰横行江湖三十多载,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

至于今天黎明之时,你们火烧我飞鹰堡,我也不客气的去将金剑门烧了。”秃鹰老大嘿嘿冷笑道,

“上官老儿,我顺便还将你女儿给玩了,细皮嫩肉的,啧啧,那滋味儿现在让我想起都还流口水啊!”

“杀千刀的!我女儿现在怎么样了?”上官剑南难以淡定,大声质问道。

“也没怎么样,不过是在屈辱中被大火化为灰烬,一了百了。

你也真是够悲哀的,女婿是个胆小鬼,眼看着我玩他的女人,还在旁边一个劲儿的求饶,我都看不下去,所以一刀宰了这厮。”

秃鹰说得轻描淡写,但在场的人听来都不寒而栗。

前来看热闹的江南武林之人在靠着山道的那个方位站着,而另外的边缘都临近悬崖,也算是战场的一部分,到时一旦有人掉下去,就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

上官剑南怒发冲冠,忍无可忍,当即挺起金剑冲了过去,口里咆哮着:“秃鹰,我要割了你!”

“给我围杀他。”秃鹰冷声一挥手,近百个飞鹰堡的武者就一齐呼喊迎了上去。

秃鹰冷笑,心道:“这些小喽啰算不得什么,但是能够消耗一番也算是对我有利。”

段誉当机立断,率领着洪浩然、铁勇和欧鹏紧跟过去,段誉道:“你冲出重围先打头阵,这些喽啰由我们来清理。”

铿锵之声大作,每个人都战意勃发。

“噗~噗~噗……”段誉纵跃而起,凌空一剑斩下,赤红剑芒乍现即敛,顿时一剑斩杀五个小喽啰。

段誉将现在的战斗当做决战之前的热身,因此很严谨的施展连城剑法,并且运转神照经内功,不疾不徐,让内力能够在经脉里运转顺畅且热络起来。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萧关逢候骑,都护在燕然。”“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段誉将连城剑法一式一式的施展出来,威力极大,他当然不可能一边使剑一边念诗,而是心里在默念,这样有特别的效果,那就是能够将剑招的意境发挥出来,渐渐的达到任意所致的目的。

洪浩然的外号是“控鹤手”,对于江湖之中的“控鹤功”练得有几分火候,出手凌厉,敌人的兵器隔着一小段距离往往就会被他给擒住,然后夺下兵刃,反手砍出,如此往复,惨叫之声不绝于耳。

遇到大量的小喽啰重点照顾他的时候,洪浩然发射出一把淬毒银针,那些小喽啰的眼睛中了银针,顿时见血封喉。

人群里,一个身高九尺的黑衣大汉,双手持着一柄狭长漆黑的战刀,横劈竖斩,威风凛凛。先天虚丹境界的内力灌注于狭长漆黑战刀之上,划过之处,小喽啰也是几个几个的死去。

这黑衣大汉正是江湖人称“西风烈马”的铁勇。

“混账们,试试你欧鹏大叔的双刀犀利否?”但见欧鹏大叔手掣两柄锯齿弯刀,旋转劈斩,在飞鹰堡的小喽啰之中,如同虎入羊群,势不可挡。

秃鹰老大看着这一幕,并不着急,他好整以暇的等着,这些手下的死根本不会让他那如同铁石一般的心肠产生丝毫的涟漪,反正手下嘛,死了以后还可以再招,能帮他多消耗一下敌人的内力,自然是极好的了。

“能为我秃鹰老大牺牲,是你们的荣耀。”秃鹰心道。

此时,上官剑南已经在队友的掩护之下,突破重围,浑身内力鼓荡,双手持着黄金长剑旋转着刺来,如同惊雷掣地。

“来得好!你这么想死,老子就成全了你。”秃鹰拎着凤翅鎏金铛大步向前走去,兵器的尖端在山顶的岩石上划出许多火花。

“锵~锵~锵……”

秃鹰和上官剑南两位先天实丹境界的高手战在了一起,可谓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黄金剑芒大盛,数十道剑光缭绕着从各个方位凌厉出击,又仿佛可以随时都合拢一处,发动雷霆一击。

凤翅鎏金铛也是金黄的,秃鹰的武功精湛,一招一式,无比精准到位,他如同战场之上,斩将掣旗的虎将,每一次将凤翅鎏金铛挥出,都蕴含着磅礴的巨力。

上官剑南的手中虎口已经被震得出血,但是他毫不在乎,今天就是要不顾一切的拼了。

为了金剑门,为了给女儿报仇!

剑芒和铛芒纵横激荡,十丈范围里都闪烁着炫目之极的光华,大地出现一条条触目惊心的沟壑,如同蜘蛛网一般往远处延伸,碎石飞溅。

观战的武者一不注意,就被误伤,鲜血迸溅。

他们不得不往后又退了些,没闲工夫议论,如此精彩的高手对决,恨不得不眨眼将每一个细节都尽收眼底,那样说不定对于自己的武功修炼也会有很大裨益。

可惜的是他们出招太快,根本就看不清楚。

段誉这边,已经和三个队友联手,在片刻的工夫就将近乎百个飞鹰堡的喽啰尽数击杀,他们一步步的走来,气势升腾,就要去帮助上官剑南。

“休伤我们老大,先过了我们这一关再说!”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却是一袭金袍的金鹰老二,带领着银鹰、铜银、铁鹰等十二个后天一流武者以及后天巅峰武者赶来,加上秃鹰老大,正好是鼎鼎大名的“江南十三鹰”。

其中大部分人都是重新招收的武者,总之江南十三鹰是不能少一个人的。

他们埋伏多时了,那些伏兵现在还不必出来,因为他们相信凭着江南十三鹰的实力,还是可以灭掉这些不知死活的家伙。

这样做主要是为了重振江南十三鹰的威名,当然,若是实在不敌,他们只需要放一个信号,不远处的灌木丛里,伏兵尽出,也有很大胜算。

金鹰老二对于段誉有着很深的怨恨,他怒喝道:“姓段的小子,半个月前在飞鹰堡里,你要不是逃得快,定然早就死于我的金鹰散魂爪之下了。今天再收你命也不迟,算是让你多活了半个月!”

“睁着眼睛说瞎话,当时你跟银鹰联手对付我,还不是被我反杀了银鹰?多说无益,咱们手底下见真章!”段誉挺剑袭来。

其他的人则分别去对付洪浩然、欧鹏和铁勇。

“金鹰散魂爪!”金鹰老二身形矫健,纵跃过来,双手之上带着金光闪耀的尖利爪子,招数狠戾。

恰似老鹰猎食,凌空扑来。

段誉这次根本不闪避,但见一点寒芒先到,随后剑出如龙。

剑爪交击,两人出招都很快,如同疾风暴雨一般。

金鹰老二大吼一声,双爪搭在了剑刃之上,奋力一折希望能将段誉的赤红长剑折断,可惜这是从名剑山庄得来的好剑,岂是他能够折断的。

段誉加强一些内力,灌注于赤红长剑之上,剑刃嗡嗡作响,反震之力将金鹰老二震得胸口气血翻涌。

为了保全颜面,金鹰老二强自将那口鲜血吞下去,往后闪烁,准备蓄势待发。

“想逃,没门!”段誉嘲讽一声,随手就是两道赤红的剑芒轰出,金银老二躲闪不及,连忙以双爪抵挡,顿时双爪都快被斩裂。

他心神俱震,喃喃的道:“怎么可能,才半个月不见,你就厉害如斯!”

“哼,当时我不过是顾忌秃鹰,没有使出全力罢了,况且如今我已突破先天虚丹境界,垃圾东西,见鬼去吧!”段誉使出一招“飞流直下三千尺”,剑气呼啸,犹如龙吟,在金鹰老二瞪大的目光中,赤红长剑赫然刺穿了他的喉咙。

段誉拔剑,抖落其上的鲜血,不再看金银老二一眼,他喉咙的鲜血如喷泉一般,喷射其一米高,倒地身亡。

“兄弟们不要着急,我来助你们!”段誉手中剑气呼啸,毫不留情的向着其余的“江南十三鹰”撩斩而去,十几个呼吸之后,江南十三鹰就只剩下了秃鹰一人。

毕竟这些武者没有达到先天境界,对付段誉这个队伍简直就是送死。

“金鹰老二他们这么没用?还是让伏兵尽出吧。”秃鹰老大不再犹豫,运足内力大喝一声:“埋伏着的飞鹰堡武者,都给我出来作战!”

他的声音如同雷声滚滚,声震四野,尤其是在这悬崖之上,回荡于山壑之中。

“杀啊!”接近三百个伏兵都从不远处的灌木丛里杀出,他们早就等不及了,跟着秃鹰混的这些年,杀人放火的事没少干,骨子里都充斥着嗜血残忍的戾气。

“咱们虽是高手,但对付这么多人,很耽误时间,上官剑南就会有危险了。”段誉心里有些担忧,他在几个呼吸的时间里就作出了决定,向着观战的江湖中人朗声道:“诸位豪杰,恶贼秃鹰的覆灭在即,你们何必作壁上观,还是过来帮下忙,也算是行侠仗义了。”

人们议论纷纷,有部分人并不是正道中人,既不愿意帮忙,也不打算阻拦,只是纯粹的看热闹心态。至于平时自诩为侠义之士的人们,也都在犹豫。

“我丐帮向来行侠仗义,今天正是我等出手的好机会,兄弟们,给我上!”那个衣衫褴褛、相貌有些丑的丐帮分舵的舵主率领着一百多个乞丐过来帮助段誉。

“公子爷,咱们该如何是好?”风波恶问道,他向来热衷于打架,现在手心都在发痒,忍不住问道。

“当然是收揽人心,以为已用。无论结果如何,咱们总算是露了脸,记住不要恋战,只要让江南的诸位豪杰看到咱们的努力就行了。”慕容复冷笑道。

然后慕容复飘然跃出,朗声道:“秃鹰,你多行不义,姑苏慕容复,今天也来试试你飞鹰堡的厉害。”

包不同和风波恶跟随而去,而王夫人和王语嫣则全神贯注的看着战斗,他们从未见过如此精彩的打斗,都看得痴了。

“原来段公子这么勇敢,希望他不会有事。”王语嫣心道。

战场之上,慕容复只是使出看似帅气飘逸的剑法,当先击杀了十几个喽啰之后,就出工不出力的在那里打来打去,他的目的已经达到,让江南武林同道知道姑苏慕容复的正义凛然就已经足够。至于此战胜负如何,他并不在乎。

风波恶和包不同倒是打得起劲,觉得跟随着公子爷如此行侠仗义,很是畅快。

有了丐帮分舵的一百多人和慕容复率领两个手下的加入,段誉这边渐渐的占了上风。

不料,就在此时,一声凄厉的惨叫传来。

段誉循声望去,但见上官剑南已经败于秃鹰之手,被凤翅鎏金铛捅穿了胸口,然后挑在了半空之中。

上官剑南还没有气绝,手中的金剑早已跌落,他想怒骂,却没有力气发声。

“哈哈哈,跟我秃鹰作对的下场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死!段誉你们看好了,这老东西就是你们的榜样。”

秃鹰说罢往凤翅鎏金铛里灌注磅礴内力,顿时兵器之上金光大盛,一声轰响,金剑门主上官剑南的身体就被崩裂为碎块,漫天血雨飘洒,惨烈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