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一一〇章喋血琅琊山(三)(2更)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正所谓,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

江南的春季到处都是姹紫嫣红开遍,莺莺燕燕,充满了旖旎的气息。

小渔村的后山悬崖之上,段誉盘膝坐在巨大的岩石上边,感受着阵阵山峰拂面,心中一片空明,一连四个时辰,他都没有丝毫停歇的运转神照经内功。

上官剑南这些人则是在临阵磨枪,任意的练着刀剑。

“已经近乎十年,我没有遇到真正的生死之战了。当年的一往无前锐气,也被消磨得淡了不少。”洪浩然拿出包袱里的咸鱼啃了两口,忍不住叹息道。

“秃鹰这天杀的,明天就要见个分晓,不是他死,就是我亡!”欧鹏大叔想起秃鹰曾经对他的妻子施暴,并且迫得她上吊自尽,不由得怒发冲冠,反手一刀劈在一棵碗口粗的松树上。咔嚓一声,松树被斩断。

铁勇对于他们的话充耳不闻,双手掣着狭长的黑色战刀,横劈竖斩,威风凛凛,不愧他的外号是“西风烈马”。

黝黑的刀芒呼啸劈出,紧接着铁勇一跃而起,双腿交错踢出,势道凌厉,一腿比一腿快,兼且变化多端,待得落地之时,一共踢出了十三腿。

“嘭~嘭~”气爆之声不绝于耳。

这是铁勇的成名绝技“蝴蝶穿花腿”。

夜幕降临,一弯新月横空,他们仍然坚持着练功,待到半夜之时,这弯新月已经隐没于云层之后,天地间显得如此幽暗,阵阵山风吹来,砭人肌骨。

“哼,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咱们现在就去飞鹰堡!”段誉收敛内功,起身朗声道,显得意气风发。

队友们都跃跃欲试,都是久历江湖之人了,但今天这次行动还是让人激动不已。

在小渔村里,素素摆好了一桌酒菜,段誉和队友们大口吃肉,大口喝酒。连喝三碗之后,段誉端起酒碗,豪气干云的道:“这一战,要拿出我们的勇气和实力,他秃鹰也不是三头六臂之人,捅他一刀,照样会流血。诸位,咱们决不能后退,就算是死,也要倒在冲锋的路上!”

“好,这话听着带劲儿,干了这碗酒,跟秃鹰拼了!”洪浩然道。

“干了!”大伙儿齐声道,酒碗一碰,端起来就是一口气喝干。

然后他们都把酒碗往地上一摔,带好早就准备齐全的东西,大步出门而去,只留下素素一个人看家。

走水路很方便,乌篷船载着他们半个时辰就到了飞鹰堡附近。

此时已是黎明时分,亦是天地之间最为黑暗的时候。青石板铺就的街道上没有其他人,段誉和队友们施展轻身功夫,迅捷的奔行。

飞鹰堡就在面前,大伙儿皆飞檐走壁,在大殿的屋顶上,揭开两匹瓦,往里边一看,秃鹰老大仍然在那张虎皮交椅之上抱着两个妖艳的女子打瞌睡。

他没有回屋子去睡的原因是,对于明天那场生死决战,心里很是担忧,就在大殿里先休息会儿,等到天一蒙蒙亮就启程。

段誉注视了一下整个飞鹰堡里,许多屋子的门都没有关好,看样子大部分的人都前去琅琊山埋伏着了。

虽说现在也可以算是调虎离山之计,秃鹰没了那么多手下,要对付他相对要容易些,但是段誉和队友们都摇头示意,都明白现在不能出手去杀秃鹰。

因为在飞鹰堡的大殿里有很多的机关陷阱,他们没有绝对的把握。

段誉现在是来放火的,至于杀秃鹰,得等到天亮了在琅琊山进行。他和队友们以手势交流,四散开来,然后将准备好的鱼油撒在一些窗户和门上,当即点起火来。

这个季节正是天干物燥的时候,放火很容易,况且许多的屋子里都没有人,不多时就火势燎原。

火借风势,风借火势,整个飞鹰堡很快就湮没在一片炫目的火海之中。

段誉和队友们在飞鹰堡几十丈之外的街道上汇合,刚才在马厩里牵了五匹马,大伙儿翻身上马,静静的等在外边,倒要看看秃鹰敢不敢从这个方位逃出来。若是他这样做了,那么提前决战也不是不可以。

大殿里,秃鹰被外边的动静惊醒,打开门一看,竟然是着火了。

火势如此大,飞鹰堡剩下的人没有谁会傻到救火,纷纷溃逃,喧哗之声大作。

“我擦,什么情况?”

“他奶奶的,是谁敢来飞鹰堡放火?”

……

也有人甚至嚷道:“快逃啊!飞鹰堡完蛋了,逃得慢的是傻蛋。”

秃鹰老大愤怒之下将眼前跑过的两个武者的脑袋捏住,然后手指一用力,他们的脑袋上就多了五道触目惊心的血痕,尸身被抛入火海。

“秃鹰堡主,带我们一起逃吧!”那两个妖艳的女子没有武功,很惊慌的跟来。

秃鹰根本不理会她们的死活,尽管她们每天都尽可能的将秃鹰侍奉得爽快。

他锐利的目光望见大门之外有几骑等在那里,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一下子就认出是段誉了,旁边还有上官剑南、欧鹏和铁勇,至于洪浩然还不认识。

“我没有手下兄弟的帮助,不一定能对付得了这么多人。”秃鹰心道,他赶紧往后门逃窜,心累的怒意翻涌,决定到了琅琊山非得将这些敢于一而再,再而三挑衅他的混账东西一网打尽,然后凌迟处死。

当秃鹰从飞鹰堡后门逃出火海的时候,他已经被滚滚浓烟和熊熊烈火熏得灰头土脸,衣服也破烂不堪,他气得有吐血的冲动,好在内功深厚,那口血始终没有吐出来。

也有近乎百个手下逃出来了,其余的或是在睡梦里被烧死,或是在夺门而出的时候被挤到,然后葬身火海。

武者们都一脸黢黑,垂头丧气,不敢再叫嚷议论,气氛很是沉默。

秃鹰扫视了一眼这些人,也不多说,只沉声说了句:“去弄些马和兵器来,咱们去琅琊山找段杂碎算账。”

“大半夜的去哪里弄马和兵器呢?”有个武者忍不住问道。

“没脑子的,上官剑南敢跟着段誉来对付我,烧了我的飞鹰堡。难道咱们不能以牙还牙么?金剑门有这些东西,还不快去?”秃鹰道。

“咱们也去琅琊山,估计到了的时候差不多天就亮了。秃鹰这回应该气惨了,飞鹰堡是他的基业啊!”段誉悠然笑道,然后策马带头往西边十五里外的琅琊山奔去。

“收拾秃鹰这老杂毛!”铁勇大笑一声,和队友们都跟去。

他们终究是百密一疏,忘了上官剑南在江南一带是有家有业的人,金剑门那么大的一个目标,对于秃鹰来说,能够报的仇,立刻就要报!

不久之后,几里外的金剑门也燃起了大火,里边的人死伤惨重,遭了无妄之灾。

秃鹰看着这熊熊大火,心里总算平衡了一些,他双眼阴鸷,浑身杀气凝聚。

这就是江湖,惹了别人,就有可能遭到报复,因此有了家业的人不适宜在外闯荡。

而孑然一身,了无牵挂,才是真正的江湖浪子,可以任意在江湖里飘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