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二章【挑衅剑宗,青衫磊落】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一月之后,段誉拜访了马五德,因为此人可以带段誉去无量剑宗。

此人是云南普洱老武师,也是大茶商,富豪好客,颇有孟尝之风,江湖上落魄的武师前去投奔,他必竭诚相待,因此人缘上佳,武功却是平平。

无量剑宗于五代后唐年间在南诏无量山创派,自大宋仁过年间分为东,西,北三宗,每隔五年,三宗弟子便要在剑湖宫中比剑,获胜的一宗在剑湖宫居住五年,至第六年再比。

无量山青翠巍峨,今日剑湖宫汇聚了三宗弟子,和各地来的嘉宾。

段誉就站在马五德身后,一袭青衫,手持折扇,一看就是玉树临风,潇洒倜傥的翩翩公子。

他记得以前的段誉在这里看人比剑被人欺负了,比剑时,一个姓龚的男子假装站立不稳,引得对手褚姓男子穷追猛打,然后他趁机反败为胜。

以前的段誉不由自主的笑了一声,就把龚姓男子惹怒了。当时被抽了一巴掌,好在后来钟灵出现救了他。

而现在的段誉可不是那么任人欺负了,他决定要挑衅这些不长眼的家伙。

比剑果然开始了,龚姓男子与褚姓男子已拆到七十余招,剑招越来越紧,兀自未分胜败。突然龚姓男子一剑挥出,用力猛了,身子微微一幌,似欲摔跌。

段誉当即大笑一声,在场诸人纷纷侧目。

便在这时,场中褚姓男子左手呼的一掌拍出,击向龚姓男子后心,龚姓男子向前跨出一步避开,手中长剑蓦地圈转,喝一声:“着!”

褚姓男子左腿已然中剑,腿下一个踉跄,长剑在地下一撑,站直身子待欲再斗,龚姓男子已还剑入鞘,笑道:“褚师弟,承让了,伤得不厉害么?”褚姓男子脸色苍白,咬着嘴唇道:“多谢龚师兄剑下留情。”

无量东宗宗主左子穆说了些场面话,忽然转移话题,瞧向段誉,说道:“我那劣徒适才以虚招‘跌扑步’获胜,这位段兄似乎颇不以为然。便请段兄下场指点小徒一二招如何?马五哥威震滇南,强将手下无弱兵,段兄的手段定是挺高的。”

马五德脸上微微一红,连忙道:“哎呀,这位段兄可不是我的弟子,老哥哥我这三脚猫的把式,怎配做人家师父?左贤弟可别取笑。这位段兄来到普洱拜访我,听说我正要来无量山,便要求跟着同来,他曾道无量山山水奇佳,要来观赏风景。”

左子穆心想:“这下倒好,此人若是你马五德的弟子,碍着你的面子,我也不好做得太绝了,既然只是寻常人,还竟敢在剑湖宫中嘲笑‘无量剑’东宗的剑法,若不让他吐点血,我东宗的颜面何存?”

他冷笑一声,说道:“敢问段兄名号,师从江湖上哪位高人的门下?”

段誉撑开折扇,摇了两下,微笑道:“在下单名一个誉字,从来没学过什么武艺剑法。刚才我见这龚师兄用力过猛,没人踢却自己要摔下去,样子颇为狼狈,我忍不住笑的。”

左子穆听他话中全无抱歉之意,怒道:“就算他摔倒,那有什么好笑的?”

段誉轻摇手中折扇,淡笑的道:“若是一个人坐着站着,当然不好笑,躺在床上,也不好笑,要是躺地下,嘿嘿,那就非常可笑了。除非他是傻子,那又另当别论。”

左子穆从未见过如此狂人的年轻人,忍无可忍,沉声道:“龚光杰,刚才段公子笑你是傻子呢,你何不下场请教一番?”

龚光杰等的就是师父此言,兴奋的抽剑,拱手向段誉道:“段公子,请指教!”

段誉道:“不错啊,你随意练吧,我瞧着就行。”

他仍然站着不动,龚光杰顿时感觉脸面丢尽,怒道:“姓段的,你敢再说一遍?”

段誉道:“我见你拿着剑,东晃西去的,看来很想练剑,那么你就随意练吧。我段誉从来不学刀剑,但既然我来这做客,那就观看一番也不打紧。”

龚光杰喝道:“姓段的,废话少说,可敢跟我比划比划。”

段誉轻摇折扇,摇头道:“龚师兄,我真的不会使剑,就算你厉害行了吧!”

龚光杰走到段誉面前,把剑指向段誉胸口,怒喝道:“哼,小子,你到底是真的不会,还是玩我?”

段誉见剑尖离胸不过数寸,脸色淡然,不为所动。

他平静的道:“当然是真的不会,使剑这么高端的事只有你们无量剑宗的人才会呢!”

龚光杰听得出他语气中尽是嘲讽之意,沉声道:“你到无量山剑湖宫中撒野,是活得不耐烦了。不会使剑,还不跪地认错,莫怪大爷剑下无情。”

段誉道:“你这大爷有看过书么?你们无量剑宗的无量之意你可知晓?佛经有云:‘无量有四:一慈、二悲、三喜、四舍。’与乐之心为慈,拔苦之心为悲,喜众生离苦获乐之心曰喜,于一切众生舍怨亲之念而平等一如曰舍。你可明白?”

他悠然的说着佛经,表情满不在乎,龚光杰长剑回收,突然左手挥出,本想给段誉一巴掌,打肿这惹人厌的俊朗脸庞,拍的一声,他的手竟然打在了扇柄上,手腕折断,痛彻心扉,然不住大叫,眼泪都疼出来了。

众人都吃惊的看着段誉轻描淡写,看似随意的用折扇击在龚光杰的手腕上,就这样把剑法不错的龚逛街打断手腕,痛的大哭。

学高手故意装傻,玩弄敌手,那是常事,众人都心中一凛,暗自庆幸自己不是龚光杰,不然形象尽毁,面子丢尽。

段誉随即抓住龚光杰的衣领,提起他身子,喝道:“我还道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剑法了得么?那知是挨打就哭的废物!”将他重重往地下摔落。

龚光杰滚将出去,砰的一声,胸袋撞在桌脚上,鲜血流得到处都是。

段誉叹了口气,说道:“我本是来游山玩水的,路过这里顺便看你们比剑,谁知道这龚师兄如此狂妄,非得来惹我?现在他自己手打在扇柄上断了,又跌在地上受了点伤,无量剑宗的人都这么不中用么?”

在场几百人都盯着他,从未见过如此胆大的年轻人,敢公然挑衅一个门派。

左子穆拔出长剑,沉声道:“姓段的,好大的口气,当真以为我无量剑宗无人了么?左某来领教你几招。”

段誉摇头道:“你也要找我比剑?没看到龚光杰的惨样么,我看你年纪一大把,丢了面子可不好。”

他现在不像之前只是不明显的嘲讽,现在分明是在挑衅了。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